首页 > 观点荟萃 
 
优化法律政策措施 促进创投行业发展
2015/9/25 11:14:01

  ——上海存在的不足与对策

  上海加快推进科创中心建设,需要采取切实的政策措施,尽快在完善创新创业生态系统、优化科技金融创新策略、调整创投行业发展方向等方面有所突破。而创投行业的发展,就是创新创业发展、科技中心建设的发动机和助推器。

  一、北京中关村和深圳创业投资行业发展的优势和特色

  课题组先后赴中关村、深圳对其科技金融创新与创投行业发展进行了调研,他们的许多做法对于上海促进创投行业发展具有重要启示作用。

  (一)北京中关村创新创业生态系统基本形成

  1.科技创新创业的生态系统比较完善,已经形成创新型企业与人才的大规模积聚

  创业创新生态系统是作为创业“种子”的科技成果、作为创业“土壤”的发展环境、作为“阳光雨露”的创业投资和作为“有容乃大”的创业文化等的系统集成。中关村具有中科院、北大、清华和众多其他高校集聚的区位优势,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和积累,中关村初步已形成了比较完善的创新创业生态系统和全国规模最大的创新企业与人才的集聚。

  2.中关村创业投资发展的市场化原动力形成,初步具有了创投机构自觉向种子期天使阶段投资的机制和氛围

  创新创业与创业投资的可持续健康发展,除需要政府的推动力之外,更需要市场化的拉动力、牵引力。中关村越来越多地将政府直接补贴改为对创业投资基金或创新企业的股权投资,通过发挥政府少量资金的杠杆作用来撬动大量市场资金。同时,创业活动的活跃和创业企业持续的发展,关键在于有志于投资企业起始阶段的种子基金和天使投资是否十分活跃。中关村不仅创投机构云集,而且形成了积极主动向企业创业前端投资的热情和氛围,大批创投机构眼睛盯着刚刚起步的创业企业,甘愿做种子基金和天使投资。

  (二)深圳科技金融创新与创投发展领先全国

  1.深圳金融体系优势明显,金融机构协同效应显著

  深圳VC/PE机构集聚,机构数量和管理资本额均占全国约1/3。创投机构依据政府引导,创造性地对接了银行、证券、保险等传统金融机构,强化“全链条服务”。多种金融机构一起发挥协同效用,大胆尝试科技企业信贷债转股、供应链融资、组合担保贷款、集合债券和集合票据等新融资路径。深圳被认为是金融机构协同效应最为显著的城市,主板、中小板、创业板、柜台交易、技术产权交易、技术市场等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立,深圳的科技金融体系已初具样本效应。

  2.形成全链条金融体系,可覆盖创新型中小企业整个生命周期

  针对企业未来风险的不确定性,深圳构建了多层次、多元化的科技金融体系,形成了种子基金、天使投资、创业投资、担保资金和创投引导资金、产业基金等全链条金融体系,以覆盖创新型中小企业整个生命周期的成长。深圳的全链条金融体系,为创投行业发展营造了良好生态环境。深圳市政府针对初创期企业、成长型企业、成熟期的大型骨干企业分别采取不同的政策措施,成效显著。

  二、 上海创业投资行业发展中的主要问题

  与北京中关村和深圳相比,上海的创投行业发展在若干方面明显滞后。一是创投行业发展的环境生态系统有待完善,表现在张江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的高校和研究机构、创新创业人才、领先的科技成果等集聚不够;二是促进科技创新创业的金融服务体系尚显不足,表现在创新型中小企业融资渠道不足、门槛较高、成本不低,相关配套服务不相适应;三是适应创投行业发展需要的科技创新成果和科技类创新创业相对较少,特别是民营经济规模小、民营科技企业数量少,市场化机制和作用偏弱;四是创投行业对科技创业企业的早期投资热情不足,支持科技创新创业的种子基金、天使投资明显偏少,致使上海缺乏创投行业持续发展的基础和后劲。

  三、 关于促进上海创投行业重点发展的建议

  (一)完善上海创新创业环境生态系统

  促进科技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深度融合,必然要求建立鼓励创业创新的制度和生态体系,给创新者以激励,给创造者以空间,给创业者以保障,形成发展创新型经济的积极的生态环境。所谓生态系统,就是主体和环境,以及二者间及主体间的关系与协同。

  1.完善创新创业环境生态系统,引进更多高校研究机构,培养更多创业创新人才

  从国外来看,美国是世界上一流大学最多的国家,也是世界上实行创新创业教育最早、最成功的国家,为科技创新和创投发展提供了充足的创新人才、科技成果和创业实践。在创新驱动的倒逼下,中国需要推动新一轮高等教育体制的改革,促使高校和研究机构培养更多的创业创新人才、提供更多的科技创新成果。

  从中关村和深圳来看,中关村以清华北大、中科院为核心的著名高校和研究机构云集,是其创新创业和科技企业发展领先全国的得天独厚的条件;深圳除了有深圳大学、南方科大之外,还拥有清华、北大、哈工大、香港城大、香港理工大的深圳研究(生)院、南开大学深圳金融工程学院等,成为其科技金融和创业投资行业发展的主要支撑。

  而张江国家高科技自主创新示范区,乃至浦东新区,高校和研究机构就显得非常不足,难以支撑上海建设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对创新创业人才和科技成果的现实需求。因此,建议上海市政府采取措施,新建或者引进更多的高校研究机构。

  2.完善和丰富创业服务和创业投资,提升孵化器和创投能级,鼓励和扶持供给创新

  供给创新是现代经济增长的原始动力。对于从事技术创新的创业者来说,孵化器和创业投资是必不可少的两个条件。今天的孵化器,主要不是场所的概念,而是应提供各种完善的配套服务。对于“互联网+”的创业,就需要包括大数据、云计算在内的现代信息技术服务。在中关村,基于创业服务平台的创业,已经成为一个热点。

  创业投资应该是创业服务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它本身又相对独立,介于金融业与实体经济之间。从这个意义上说,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一个重要通道,就是创业投资产业,而这恰恰是上海的软肋。以色列人均创业资本投资在全球最高,新创公司可以通过多种途径获得融资。这是市场选择的结果,因为在以色列狭小的市场上,基于供给创新的创业,一旦成功,会在全球范围内创造新的需求,或转化潜在需求为现实需求。

  供给创新的驱动是现代经济增长的原始动力,政府为创业创新所做的工作,要以有助于推动技术变革,形成人力资本和发扬创业创新精神为标杆,凡有与此违背的体制、机制和政策,都将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对象,进而,为政府在创业创新生态系统中更好地发挥作用定位。

  基于上述分析,以及上海的现状,我们认为,各级政府采取有效措施,在作为科创中心核心区域的张江高科技园区,集聚更多高校研究机构、完善创新创业服务机制、引导更多社会资本参与创业投资,以营造科创中心建设和创业投资发展所必须的良好生态系统。

  (二)引导上海创投行业向两头发展

  随着我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深入实施,创业投资也将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在此背景下,上海应围绕科技创新中心建设,加强和完善服务新兴产业、创新企业的创投计划为重点,推动上海创业投资快速转型发展。新兴产业、创新企业的创投计划具有系统整合创新资源、为自主创新提供强大激励、有针对性地促进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统合科技产业和经济发展的重要功能。在这一过程中,上海首先要发挥政府引导基金的引领示范作用,带动市场机制的形成,努力在支持科技型中小企业创业和扶持高科技骨干企业发展的两个方面下大功夫、有所突破,带动整个科创中心建设。

  1.引导创业投资向种子期、天使段发展,形成促进创新创业的市场机制

  科技创新创业活动是否活跃,创新创业企业能否发展,关键在于要有一大批有志于投资企业起始阶段的种子基金和天使投资的集聚。在中关村,不仅仅创业投资机构云集,而且已经形成了积极主动向企业创业的前端投资的热情和氛围,大批创业投资机构眼睛盯着刚刚起步的创业企业,甘愿做种子基金和天使投资,成为中关村科技创新和科技型创业发展得以领先全国的一个重要因素。

  我们建议,上海市政府要根据上海科创中心22条意见,就鼓励和引导创业投资机构向新企业创业的种子期、天使段投资,尽快制定专门的地方法规和行政措施。

  2.通过兼并收购,集聚科技企业,打造上海科创中心经济高地

  我们知道,一个城市,一个园区,其科技型大型企业的数量多少,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其科技创新的水平,反映着其科技经济的规模,也显示出其科技中心建设的成就。而科技型大型企业的数量,一方面主要是从当地创新创业的中小企业中不断壮大发展而来;另一方面,也可以是通过兼并收购方式从外地甚至是境外购买而来的。因此,我们认为,在上海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中,上海应该要求各类平台机构,如创业投资公司、科技投资公司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寻找具有发展情景和战略意义的具有一定规模的高科技企业,伺机予以收购。

  同时,上海科创中心建设要形成战略,在各个科技园区重点打造不同产业集聚区,最终使得整个上海科创中心形成多元产业集群。我们认为,参照伦敦模式与海外经验,上海科创中心应在不同区域,分别打造若干先进产业集群的分散发展模式。与这一战略建议相适应,我们认为,上海要在各个产业园区集中打造一两个产业集聚区,实施该产业内的大型高科技企业的兼并收购战略。

  (三)打造上海民营科技企业并购高地

  上海科创中心22条提出“积极支持本土企业以境外投资并购等方式获取关键技术”。要实施这一策略,应发挥上海自贸区金融创新的优势,加大金融支持民营科技企业海外并购的力度,吸引国内民营科技企业总部迁入上海和支持本地民营科技企业发展壮大,既支持完成海外并购,又促进并后成功运营,打造上海民营科技企业海外并购高地,推进科技创新中心建设。这个方面,可以考虑与本文第二条建议向融合。

  1.支持民营科技企业获取海外并购贷款

  为解决民营科技企业获取海外并购贷款中存在难度大、成本高以及期限不匹配等问题,自贸区金融改革中,一是放宽民营科技企业海外并购贷款条件,适当降低对并购贷款中对自有资金的要求,并将目前规定的最长5年贷款期限适当延长;二是通过政府分担风险方式鼓励政策性金融机构积极向民营科技企业发放海外并购贷款;三是将投贷联动模式引入民营科技企业海外并购贷款业务中,鼓励商业银行积极向民营科技企业发放海外并购贷款。

  2.支持民营科技企业利用资本市场实施海外并购

  为降低民营科技企业海外并购中采用现金支付所造成的压力,建议通过自贸区金融创新,鼓励企业积极利用资本市场完成海外并购。一是明确支持海外并购中使用股份支付工具,并适当放宽向境外投资者发行股份数量不超过发行股份10%、相关股份三年内不得转让的限制;二是适当放宽外籍人士持有境内A股限制,允许境外技术人员直接参与境内民营科技企业上市公司的股权激励;三是可允许相关民营科技企业通过自贸区直接在境外资本市场募集并购资金。

  3.支持民营科技企业利用保险降低海外并购风险

  为降民营科技企业海外并购中的风险,建议在自贸区保险业务创新中,一是鼓励国内保险公司积极开展海外并购保险险种,如人民币汇率保险;二是加大保险业对外开放力度,引进海外具有相关成功经验的外资保险机构;三是可通过政府补贴与政策性保险机构分担风险以降低保费等方式,支持民营科技企业积极投保海外并购保险。

  作者简介:

  吴大器,上海市政府参事,民盟中央委员、中国会计学会金融专委会委员、上海金融法制研究会副会长、上海市高校会计专业教学委员会副主任。国家二级教授。曾任上海金融学院副校长。曾获“全国优秀教师”、“上海市优秀专业技术人才”、“全国电力系统优秀教师”等称号,获省部级以上奖励10余项。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本文获得吴大器参事工作室张学森、肖本华教授的帮助,特此感谢。

作者:上海市政府参事 吴大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