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荟萃 
 
自贸试验区深化金融领域开放创新的几点思考
2015/9/25 14:54:48

  天津自贸试验区自2015年4月21日挂牌以来,成绩斐然。一是市场主体成倍增加。三个片区新登记市场主体7053户,同比增长108.67%;注册资本(金)1739.7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47.53%。二是租赁业发展再获动力。天津共批准借用国际商贷项目7个,计22.4亿美元,全部用于支持飞机租赁业发展。三是设立民营金融机构取得突破。金城银行作为我国北方地区设立的唯一一家民营银行,于4月27日开业以来,资产总额已达到72.14亿元,储备意向客户项目近百个,涉及业务金额160亿元。四是跨境人民币业务迅速增长。到6月末,自贸试验区机构共开立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3019个,企业共开立资本项下外汇账户65个,跨境收支(含跨境人民币业务)80.5亿美元,结售汇38.5亿美元,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159.7亿元人民币。五是外汇管理改革全面推进。6月份,银行为自贸试验区企业办理外商直接投资项下登记10笔,注册资本6.38亿万美元,变更、注销登记2笔,金额1.13亿美元;境外投资登记1笔,协议投资额568.3万美元;资本金意愿结汇8笔,金额558.2万美元。上述成绩单充分显示了国家设立自贸试验区的正确性和必要性,也显示了自贸试验区强大的生命力和创造力。

  在国务院批复的上海、广东、天津、福建四个自贸试验区总体方案中,都规定了深化金融领域开放创新的任务,完成这个任务要把握两点,一是要不断 “开放”和“创新”,二是要在“深化”上做好文章。在深化金融领域开放创新上,有以下几点应该重点考虑。

  一、要在金融创新的系列化、体系化上狠下功夫

  自贸试验区虽然设立时间不长,但已在金融创新上取得了重大突破,高端产品和新业态不断涌现,平台建设和市场建设已具规模。在今后深化金融开放创新中,一方面要继续保持和加快创新势头,另一方面要在创新的系列化和体系化上狠下功夫,以期为自贸试验区建设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支持,为在全国复制推广提供成熟配套的样品。

  一是金融产品体系。比如融资租赁业,要整合金融租赁、内资租赁和外资租赁三个系统的资源,形成优势互补的行业体系;设立融资租赁资产交易流转中心,打造资产良性循环和分散风险的运行体系;完善风险识别、风险预警和风险处置机制,建立全方位的风险控制体系;统一全行业的统计口径,借鉴国外作法,增加“租赁市场渗透率”等宏观分析指标,建设实用有效的统计分析体系等,以形成功能齐全的融资租赁新业态。再如融资担保业,要重点设立政府主导的再担保机构和政策性担保机构,健全行业体系;大力开拓动产、存货等反担保产品,扩大知识产权、股权、应收账款等质押反担保业务,形成产品体系;适应动产、存货反担保的需要,发展抵押品管理行业以及相应的物流企业,实现上下游企业“一条龙”的支撑体系;协调融资担保机构与银行机构的关系,完善平等共赢的合作体系;协调各方关系,打造融资需求及调查征信数据平台,建设互通互联的信息体系等,构建助力企业融资的全新桥梁。二是银行体系。自贸试验区应积极谋划设立投资性银行机构,并大力组建民营银行,形成种类齐全、功能完备的银行体系,以满足自贸试验区快速发展的不同需要。三是金融市场体系。在风险可控和偿还有道的前提下,发行企业债和地方政府债,鼓励符合条件的企业上市。在天津自贸试验区建立北方的证券交易机构,完善资金市场和资本市场相互补充、共同作用的金融市场体系。

  二、要在金融业经营模式改革上积极试验

  实行综合化经营模式,是当今世界金融业的主流。我国经过长期的探索和论证,目前已批准交通银行等开展综合化经营试点,拉开了我国金融业具有根本性意义的改革序幕。自贸试验区作为国家在金融领域开放创新的前沿和试验田,不仅要在对民营和外国资本开放金融机构方面做好试验,更要在金融业经营模式改革上大胆试验。要将金融业综合化经营改革作为自贸试验区深化金融领域开放创新的基础性项目,利用先行先试的政策优势,分层次积极开展试验,以期为自贸试验区客户提供更全面、高效、便利的服务,最大限度地促进贸易和投资便利化,并为推动我国金融业综合化经营改革提供新经验。

  一是自贸试验区要与各金融机构总部积极沟通协商,争取其赋予驻自贸试验区分支机构代理更多其他金融业务的职能,在相互代理中发挥综合化经营的作用。

  二是自贸试验区要督促驻区的法人金融机构,积极开展综合化经营改革试验,争取在一个系统内取得综合化经营的新突破。

  三是自贸试验区要创造条件组建金融控股公司,试验金融控股性的综合化经营模式,这对于自贸试验区来说,可能更具实用性和挑战性。

  四是自贸试验区在探索和推进金融业综合化经营改革的同时,还要关注金融业综合化监管模式改革,要积极与“一行三会”沟通,并强化对其派出机构的指导,有意识地协调不同监管机构之间相关监管实务的衔接工作,为金融监管模式改革提供可行的实践经验。

  三、要在区域性金融开放创新上发挥作用

  国务院批复的各自贸试验区总体方案中,都要求自贸试验区与有关区域深度合作、协同发展。这意味着自贸试验区与相关区域之间存在着类似于“点”与“面”的互动关系。因此,自贸试验区深化金融领域开放创新,要发挥试验田的作用,与相关区域紧密合作,形成优势互补,成果共享,利益均衡,共同发展的格局。

  一是自贸试验区要深入了解相关区域的需求,选择共同关心、互惠互利的项目,作为自己深化金融开放创新的选项,并将有关成果迅速推出。

  二是对服务于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天津自贸试验区来说,要研究诸如驻京津冀各银行分支机构在绿色信贷政策及标准、企业信用评级内容及标准、银行授信和结算等操作流程及标准的异同,以及三地电子银行的互通互联等基础性问题,做到政策标准统一、操作流程通用,以夯实深化创新的基础。

  三是与港澳台深度合作的自贸试验区,要借鉴对方金融开放创新的经验,特别是金融监管的经验,扩大合作领域,提升合作水平,为自贸试验区建设国际化的金融监管体系提供帮助,为推广复制提供样本。

  四、要在金融理论创新上有所建树

  自贸试验区深化金融领域开放创新,会涉及到许多新事物、新领域,这不仅需要努力开拓、努力创造,还需要用创新的精神开展理论研究,用理论创新支持实务创新,使金融开放创新建立在科学的理论依据之上,以增强其可信性、可靠性和可持续性。

  比如,自贸试验区都在努力开发诸如“科技金融”、“航运金融”、“物流金融”等领域,对此,就需要加强理论研究和探讨,从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的融合、资本市场与资金市场的衔接、投融资体制改革和创造专属金融产品及流程的角度,提出新理论,阐发新内涵,使之与传统的“重点行业信贷支持政策”清晰地区别开来,以正确指导实践。又如,各自贸试验区大都还有其他一些“创新区”、“示范区”的功能,相应的还有不少优惠政策的叠加,因此,明确关系、梳理政策、综合运用、避免浪费,应是自贸试验区理论研究的重大课题。再如,我国已进入以“中高速、优结构、新动力”为主要特征的经济发展新常态时期,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过去积累的一些金融风险势必要显现和释放出来,这对于自贸试验区金融开放创新将是一个挑战。建立适宜的金融监管体系,开展压力测试,推动“安全网”建设,切实防范金融风险,不但是一个重大的实践问题,也是一个重大的理论课题。自贸试验区在这些问题的理论研究上,都应该有所建树。

  五、要在完善金融法律法规上作出贡献

  自贸试验区的金融开放创新,一方面要大胆先行先试,不断出产品、出理论,另一方面还要不断夯实法治基础。金融创新对现行法律法规有所突破的地方,要取得法律法规的认可和支持,做到于法有据;对经试验证明是可行的金融创新,要用法律法规的形式固定下来,以取得法律保护;对自贸试验区金融环境建设有重大关系的事项,要适时出台规范性文件甚至是地方法规,以化解矛盾,保障秩序。总之,自贸试验区的金融开放创新应该始终在法治化的框架下进行,并为完善金融法律法规作出贡献。

  一是自贸试验区要加强与各级立法和司法机关的联系,针对金融开放创新中遇到的法律问题,争取获得相关的司法解释和指导意见,或者充分运用司法实践和审判案例,解决相关的法律适用问题。

  二是自贸试验区要优先制订打击非法设立金融机构和非法经营金融业务、打击非法集资、保护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金融机构合法权益和建设诚信社会的规范性文件甚至是地方法规,以打造公平、诚信、和谐的融资环境。

  三是自贸试验区要在审判、仲裁机关指导下,设立金融专业审判、仲裁机构,迅速处理日常的商事、民事纠纷。四是自贸试验区要积极与国家有关行政机关及监管机构沟通,争取在国家制订金融政策法规时有更多的话语权和参与权。

  作者简介:

  李蕴祺,天津市政府参事,高级经济师,河北经贸大学、天津财经大学客座教授。曾任中国人民银行河北省分行总稽核、石家庄中心支行行长,中国银监会河北监管局局长,中国银监会案件督导组组长、银行业案件稽查局局长、银行业安全保卫局局长、党委巡视组组长,天津监管局巡视员等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