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工厂“白血病纠纷”公布协调方案

2018/11/28 10:27:15

作者:宗禾 编辑:陈熊(实习)

      11年后患病员工获道歉和赔偿

      近日,韩国三星电子正式向因工作环境致病患者道歉并承诺赔偿。长达11年的三星半导体白血病纠纷以三星领导人道歉赔偿宣布结束。11年里,该公司已经有320名三星工厂的工人被发现患有癌症,因此去世者达到118人。工人维权组织表示,三星工厂的恶劣环境导致工人的不幸,此前三星一直没有给出具体赔偿和解决方案。

      患病员工最高可获赔1.5亿韩元

      本月初,关于解决半导体工人白血病相关问题的调解委员会向三星电子和半导体工人组织,发送了包括赔偿范围和额度等在内的仲裁方案。

      三星半导体业务负责人、DS事业部代表理事金基南在三星电子和半导体工人健康与人权守护组织,举行仲裁方案执行协议签字仪式上宣读道歉文,公布赔偿方案。金基南称,(三星)已经认识到没有及时全力解决问题的错误,给受害者及家属带来了巨大痛苦,为此向受害者和家属致以诚挚的歉意。同时三星承认在工厂管理上存在不足,并将承诺给员工带来一个更安全,更健康的工作场所。

      三星的赔偿对象,包括1984年5月17日以后在器兴三星电子工厂半导体和LCD生产线工作一年以上,并且罹患相关疾病的全体受害者。赔偿金额将按照工作所在地、工龄及疾病的严重程度而决定。其中,患白血病的员工每人最高可获赔1.5亿韩元(约93万元人民币)。赔偿工作预计从明年初开始,2028年前完成。金基南表示,公司将根据调解委员会委员长提出的方案,争取最早从明年一月开始向相关员工进行赔付。另外,金基南还表示,已经向韩国安全保健公团提供了500亿韩元(约3亿人民币)基金,用于保障员工的安全与健康以及重大事故。

      此前,在今年7月底,韩国三星电子、半导体工人组织及调解委员会举行“第二次重启调解及仲裁方式协议签字仪式”,三星和半导体工人组织承诺今后无条件接受调解委提出的方案。据报道,三方签署的协议重点内容是,三星电子和半导体工人组织无条件地接受调解委日后制定的仲裁方案。协议由8个条款组成,核心内容为三星电子和半导体工人组织就遵守调解委制定的仲裁方案达成一致。根据协议,仲裁对象包括新的疾病赔偿规定及赔偿程序、受害者赔偿方案、建议三星电子向受害者致歉、防止类似事件重演及社会贡献方案。协议规定,三星电子必须按仲裁案提出的程序履行方案。半导体工人组织则须从达成妥协之日起数天内停止示威,并根据仲裁案提出的程序落实受害者获赔所需事项。之后,半导体工人组织停止了在三星电子总部前长达1022天的帐篷示威。半导体工人组织代表表示,欢迎三星职业病问题寻找到初步解决办法,韩国劳动界不应再次发生类似事件。三星电子方面指出,公司方面决定接受仲裁方式非常不容易,但公司认为只有完全解决问题,才能安慰受害者和家属,公司会积极配合调解委的活动。

      300余工人患病118人已死亡

      2007年3月,韩国京畿道龙仁市器兴区,22岁的三星半自动生产线黄姓女工2007年死于白血病。2003年,18岁的韩国女孩黄玉敏在三星电子找到一份工作。没多久,黄女士就被诊断出患有罕见的急性白血病,2007年,她在被送去医院的途中死亡。其父在维权过程中发现,因接触剧毒原料,三星工厂多人患病甚至死亡。此后,白血病等疾病是否与三星半导体工厂环境恶劣有关引发争议。此事在韩国引起强烈反响,还被改编成电影。

      根据女工其父发起组成的工人维权组织透露,在三星器兴区半导体厂,这些年里已有数百名三星工人疑因工作患上癌症或白血病。其中超过200名员工罹患严重的血癌、狼疮、淋巴癌、多发性硬化症,有近80人死亡。这些人在工作过程中都曾接触到放射线和苯。

      2008年起,有56名工人向政府提出了维权要求,其中仅10人在漫长的法庭拉锯后胜诉,另外46人中,有一半已被驳回起诉,另一半人的案件仍然在走司法程序。工人维权组织称,这些受害者大多来自农村地区的工薪阶层家庭,他们往往为支付医疗费用花光积蓄,甚至卖掉房子,有些工人最终丧失了劳动能力。在几乎别无选择的情况下,100多个家庭去年接受了三星的和解赔偿协议,涉及26种疾病的工人获得了医疗费用报销和一笔赔偿。但也有一些家庭拒绝协议。后经查明,2015年,就有200名工人在三星工厂工作后患上癌症,其中约70人已经去世。截至今年6月份,已查明了其他320名受害者,其中的118人已经死亡。

      质疑经济地位影响调查结果

      据了解,三星是目前韩国最大的公司,拥有约10万名员工,其半导体和LCD部门在韩国为4.5万人提供就业,尽管这些人并非全是工厂工人。韩国政府对于三星这类企业的政策通常十分友善,这些企业在朝鲜战争后帮助韩国政府快速实现了工业化。

      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三星通过价格优势、大胆投资和快速建厂等战略,抢占了日本盘踞多年的记忆芯片市场,并主导市场近二十年。但这一成功背后,是工人的健康风险,三星在生产手机和LCD屏的半自动生产线上使用砷、丙酮、甲烷、硫酸以及其他重金属原料。之所以用了11年时间才最终“低头道歉”,很多人猜测,这背后或许是源于三星在韩国经济中占据重要地位。《华盛顿邮报》曾经把韩国称作“三星共和国”,说韩国人一生无法避免三样东西:死亡、税收和三星。报道中开玩笑似地说,韩国人完全可以生活在只有三星一个品牌的世界里:用三星信用卡购买三星电视机,放进由三星建造的公寓里,然后观看三星集团下属的职业棒球队比赛。

      韩国一家调查网站CEO表示:去年韩国经济对大公司的依赖加深,单单一家三星电子公司销售额,几乎就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5%,这也反映了“三星帝国”之称名副其实。2013年,在韩国500强企业里,三星、现代、SK、希杰、乐天等五大财阀的子公司数量虽不到企业总数的五分之一,创造的净利润却占总净利润的66.2%。从银行发布的数据来看,韩国最大的30家财阀企业几乎控制了全国40%的经济。它们不同于“术业有专攻”的日本财阀,也不同于只投资不生产的欧美财阀,它们以家族为核心,既迷恋制造业,又热衷多元扩张,还擅长跨国经营。《华盛顿邮报》曾质疑财阀“凌驾于政府和法律之上的存在”。并披露三星掌管着韩国人出生所在的医院、安家落户的公寓,甚至包括去世后短暂停留的停尸房。

      三星电子也只是三星集团83家子公司中的一家。即便对于三星电子来说,智能手机也不是它的全部,它同时还是全球最大的液晶显示器和内存芯片生产商。2018年,在品牌咨询公司Interbrand发布的“2018全球最佳品牌”榜单中,三星电子在全球品牌排行榜中名列第六位,连续第七年进入世界品牌前十强。(三星电子连续第七年进入世界品牌前十强)三星集团以及与其有亲缘关系的60家附属公司加起来,在韩国全国出口总额和股市总市值中都占据了约五分之一的份额。在2016年,三星Note7手机爆炸事件后,三星在美国《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三大报纸上投放全版广告,面向美国消费者公开道歉。但中国消费者得到的回应是:“是外部热冲击导致”,三星表示不是自己的错,拒不召回。此后,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份额不断下滑,如今占有率甚至不足1%。同时,一直有韩媒称,如今三星智能手机业务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2018年第三季度,三星智能手机利润为2.2万亿韩元,同比减少了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