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自愿加班”定员定额是关键

逾七成受访者不认为把年轻人逼成永动机的是公司硬性加班制度

2015/4/21 23:21:18

作者:田静;马思华

     在微信朋友圈,我们经常能看到有人凌晨分享打车券,或者晒加班照。是什么原因让职场人这么拼?深圳猝死IT男张斌的妻子闫女士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张斌事件看似偶然却隐含着必然,公司利用了整个年轻群体的“责任心与事业心”,最大限度挖掘他们的潜能,最终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本报官网发起第24期劳动调查“你觉得是什么把年轻人逼成永动机?”截至昨日吸引1712位网友参与,结果显示,仅有27.1%的受访者选择“不合理的公司加班制度”,其余的都是形形色色自愿加班的原因。

      专家表示,信息时代诞生了许多新兴岗位,不像过去工业时代制造业考核标准那么容易量化,国家和行业应开展劳动定额标准化建设等相关工作,为新兴岗位“定员定额”,不让年轻职场人暴露在保障休息权的真空地带。

      调查

      “自愿加班”的原因44.7%的网友选择软性逼迫

      本报官网发起的第24期劳动调查“你觉得是什么把年轻人逼成永动机”,调查显示,仅有27%的受访者认为“不合理的公司加班制度”是罪魁祸首。

      有45%的受访者表示由于“生活成本压力”,19%的网友认为是“自己梦想的驱使”,另有4%的人选择了“企业狼性文化的熏陶”,2%的人选择了“励志故事的盛行”。也就是说,加班原因为公司硬性制度规定的选择率不足三成。(图1)

      本报同时还委托上海辰智咨询在调研吧发起《白领加班原因调查》,共回收1009份有效样本。在“年轻人自愿加班的原因”这一选项中,有44.7%的网友认为是因为整体环境的软性逼迫,仅次于公司“巧妙的薪酬考核办法”。(图2)深究哪些行为属于软性逼迫的选项中,上海网友票选结果由高到低的顺序依次为“身边人的相互比较”“领导认为你能者多劳,不断加压”“所处行业快速迭代,稍不努力就落后”及“办公室的加班氛围”。(图3)另外,在“你是否认同企业搞狼性文化”这一选项中,有55%选择不认同,但值得注意的是,有29%的上海网友表示认同。(图4)

      声音

      激发年轻人拼搏心VS利用年轻人拼搏心

      在本报官网此项调查评论区,有网友提问:“人们都知道熬夜加班对身体不好,过劳、猝死的例子也屡见不鲜,为何还没有警醒?”有人回应:“都是有梦想,想做事的人”。

      另一位网友回答:“从心理学角度讲,是工作本身激发了年轻人的主观能动性,他们的幸福来源就是这种竞争式的快乐,由竞争界定自己和他人的价值,本着就是想把事情做好的心态,即便没人叫你加班,你还是会自觉去做。”

      但也有网友吐槽公司正是利用年轻人想“拼”的心态。“把2-3个人才做得完的工作交给1个人做,然后说你能力强,如果向领导抱怨,他会说,你要懂得安排时间,管理自己的情绪……如果你死掉了,又会说你不会珍惜自己。”

      而日前猝死的36岁IT男张斌的老婆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也表示,“张斌事件看似偶然却隐含着必然,公司正是利用整个年轻群体的责任心与事业心,最大限度的挖掘他们的潜能,最终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网友也表示她说到了本质,“年轻人拼很正常,但是很多公司利用这个点,以洗脑的方式不断灌输加班思想,所谓的‘床垫文化’就是反面教材。”

      观点

      就算员工自愿加班企业仍有保障劳动者休息权的法定责任

      仅有不足3成的网友认为加班是因为公司制度,7成人都选择了形形色色的其他原因。那么所谓的自愿加班到底在法律上怎么界定呢?

      全国律协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委员、上海市华诚律师事务所李华平表示:《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安排劳动者加班,每天不超过3小时,每月加班时间不得超过36小时,每周保证劳动者至少休息一日。因此,无论是企业安排员工加班还是员工“自愿加班”,都要遵守劳动法律关于工作时间和休息休假的规定。

      他指出,企业通过考核制度或企业文化吸引劳动者自愿加班本身并不违法,但企业不能因为员工自愿加班而免除其需保障劳动者必要休息休假的法定责任。“《劳动法》中有每周必须保证一天休息的相关规定,否则劳动行政部门会对此作出处罚。”

      但他表示,因为真正的软性加班在举证方面非常困难,所以就要靠劳动行政部门主动监察。

      工业时代旧标准过时新兴岗位“定员定额”标准化制度亟待建立

      “现在绝大部分员工还都在中小企业工作,这些企业还处在生存挣扎期,他们更多的是关注短期利益,是‘明天能够活着,而不是今天过得好’。”上海劳动与社会保障学会人力资源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大卫向记者表示,让这些企业放弃生存的本能,而更多的考虑员工利益,在现阶段不太可能做到,“如果它能够做大做强,如谷歌、微软等很多IT企业,还有可能考虑员工生活和工作的平衡。”

      “信息时代诞生了许多新兴岗位,和过去工业时代制造业考核标准容易量化不同。”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学会副会长、华东师范大学人口研究所副教授王大指出,如今很多行业靠接项目生存,劳动者直接面对的是客户,这也就造成了不论是企业胁迫加班,还是员工自愿加班,劳动者都暴露在维权的真空地带。他建议,企业应该从以人为本的角度制定合理的工作量。

      那么新兴行业的工作量究竟该如何衡量呢?李华平律师表示,这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应推行劳动定员定额制度,政府部门、工会部门应当指导员工与企业、行业协商确定劳动定额,国家和行业应开展劳动定额标准化建设等相关工作。

附件:B2015-04-22劳动网事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