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齐风:人生不该只有一个舞台

2013-8-4 23:38:41

作者:曹剑华

      

     

      在一个友人召集的聚会上,记者遇见了当年上海的芭蕾天后———汪齐风。今年正好50岁的汪齐风说话节奏迅疾,行色匆匆的样子,一问始知,她的舞蹈学校第2天要举办20周年纪念庆典,有不少成年的学生强烈要求在会上发言,她需妥善安排好。

     

      20年了,离开舞台的汪齐风,满眼里都是学生学生的。她告诉记者,学校里招收学生的最低年龄是10岁,问什么原因?普通工人家庭出生、10岁时被上海舞蹈学校招入舞训班的汪齐风笑而不语。

     

      30岁毅然退出停薪留职创办舞校

     

      交谈从1993年如日中天的汪齐风突然退出舞台开始。

     

      当时在市府礼堂排练去台湾演出的《堂吉诃德》时,汪齐风发现自己怀孕了。“当时心里很矛盾,向领导汇报后,等着听消息时,自己还在小心翼翼地排练。因为当时的情况,取消赴台演出,可不是一件小事。”最终,上级领导批准了汪齐风取消赴台演出的申请。时年30岁的汪齐风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是不是该退下来了。

     

      1980年,汪齐风和搭档林建伟,在日本大阪举行的世界芭蕾舞比赛中,为新中国赢得了首枚国际奖牌。正是1980年,一次腰伤事故,令汪齐风差点瘫痪,“差点要转行。”迷人的芭蕾背后,暗隐着常人难以了解的凶险。

     

      “芭蕾确实是吃青春饭的,那时团里还有一个特殊规定,演员45岁就可以退休了。养着你们干嘛呢?又不能跳。但是按我当时的状况,如果坚持一下的话,我相信可以跳到35岁。”  30岁的汪齐风没有选择坚持,种种考量之后,她选择了停薪留职,离开了心爱的舞台,走上创办全国首家以个人命名的芭蕾舞蹈学校的创业之路。

     

      1993年至2003年的10年时间里,汪齐风没有收到本该属于她的国务院特殊津贴。虽然其后在市领导的关心下,有关单位补发了这笔津贴,但汪齐风还是深深地感到,教学生们跳芭蕾舞,远非想象中那么简单。

     

      “但直到今天,我认为我当时的决定是非常明智的。”

     

      芭蕾的优雅潜移默化很重要

     

      汪齐风至今记得20年前舞蹈学校招生时的情景,1000多个学生报名,家长和孩子们一起排队,人山人海,招生的规模几乎和官方的上海舞蹈学校相当。家长们蜂拥而至,无非是冲着汪齐风的名气,“把孩子交给我,他们放心。”

     

      2000年后,独此一家的民营舞蹈学校不再孤独,2003年至2004年,舞蹈培训市场进入到快速膨胀期。“好像谁都可以马上开一家舞校,甚至隔几条马路就会发现一个舞蹈培训点。”现代舞、爵士舞、拉丁文、踢踏舞,哪个赚钱,哪个就会把小广告贴到家喻户晓。但这些舞校开得快,关得也快。

     

      “我们还是只教芭蕾。”汪齐风舞蹈学校渐渐收缩了阵营,全市范围内只余4个点。

     

      20年后,当年的小学员纷纷回到母校看望汪老师,“所有的小鸭都变成了天鹅,所有的青蛙都变成了王子。”汪齐风以一种浪漫的芭蕾思维看待世事变迁。优雅和修养很难强学,但是一定会潜移默化。

     

      汪齐风难忘10岁时第一次懵懵懂懂接触芭蕾的那一幕———“老师让我们站起来,量比例,看你的软度、开度、弹跳力......”

     

      莫让年华付水流最好的时光遭遇挫折

     

      1980年在日本夺奖后,汪齐风和林建伟搭档的《堂吉诃德》蜚声海内外,直至今天,汪齐风仍然认为,《堂吉诃德》代表了自己的最高艺术成就。1981年,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选取了汪齐风等10位上海杰出青年,拍摄了那部著名的纪录片———《莫让年华付水流》。1982年6月,汪齐风和林建伟再次搭档,参加在美国密西西比州举办的第2届美国杰克逊国际芭蕾舞比赛,意外突然发生了。

     

      谈到那个意外,汪齐风有些沉默。2011年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时,汪齐风曾表示,林的出走,对她的打击非常大,“3个月的准备时间里,为了减肥,我没有吃过一口米饭。我上飞机去美国比赛的时候,还背着一个理疗器,每天排练完以后,就躲在房间里做理疗,很辛苦。他突然走了,对我的打击非常大。”

     

      “芭蕾艺术的生命力很短的,一个人能有几次正好在这个年龄段、在自己艺术高峰期时赶上比赛?”最好的时光,最好的搭档,心念至此,汪齐风难掩满眼的遗憾。

     

      好在之后和杨新华的组合又重新攀上了个人演艺生涯的一个高峰。

     

      1993年,带着身孕在市府礼堂排练去台湾演出剧目的汪齐风,在那片熟悉的《堂吉诃德》乐曲声中,见到了林建伟。“他好像发展得也不是很好......”对本报记者的追问,汪齐风欲言又止。

     

      曾和汪齐风短暂搭档的中央芭蕾舞团男演员王才军2011年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谈及在美国遇见林建伟,当时林在享有盛誉的美国芭蕾舞团任群舞演员,“他经常担任主要演员,但签的始终是群舞演员,因为你是黄皮肤黑头发。”

     

     

     

      后记

     

      20年后,当年上海芭蕾的黄金一代最终在各自岗位上一个萝卜一个坑———汪齐风一心沉醉舞蹈教学事业,杨新华当了上海舞蹈学校副校长,辛丽丽成了上海芭蕾舞团的团长。

     

      回首20年前的那次抉择,汪齐风向本报记者强调:“这步路,我走得很对很对。”

     

      “我一直相信那句话,什么年龄做什么样的事,你不可能永远光彩夺目地在舞台上舞蹈,急流勇退也好,再塑辉煌也好,踏踏实实地做人、做事,比什么都重要。这些年,我感觉自己特别好的一点是,我始终没有放弃我的家庭。”

     

      汪齐风有一个酷爱摄影的丈夫,但丈夫总抓不到机会拍到妻子,因为汪齐风非常不喜欢拍照。“都老成这样了,拍啥?!”不过汪齐风却执着地要记者看舞校20周年画册里的照片,特别要看中后页里那个帅气的男舞者。“那是我的儿子。”汪老师满眼微笑地说。

     

      帅气的儿子挺着腰板,优雅地单手高举。

     

      儿子的未来看来不会重复母亲。“他会往音乐剧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