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史海回眸 >> 正文

不见鬼子不挂弦——真实的《地雷战》

2018-11-23 来源:北京日报

  “玉兰姑娘”孙玉敏

  孙玉敏等民兵就在日伪军必经之路上,画上石灰粉圈,以假乱真,而在圈外埋上地雷。除此之外,多用石雷,石雷几乎没有金属部件,探雷器很难发现。

  电影《地雷战》中的“玉兰姑娘”,飒爽英姿、机智勇敢,给观众留下了难忘印象。“玉兰”的原型,就是海阳小滩村的“女民兵英雄”孙玉敏。

  烽台山下的小滩村,三面平原、南临黄海,距行村鬼子据点才5华里。1943年夏天的一个晚上,5名武工队员到小滩村党员孙早夕家中商量事儿,被日伪军围在了村里。晨雾中,敌人用刺刀把全村人赶到场院。鬼子小队长抽出指挥刀吼叫:“八路的交出来,不交就死了死了的!”场院上静极了,没有一点回音。

  鬼子恼羞成怒,让乡亲们挨个登记,想以此查出武工队员。可是,武工队员都被乡亲们当作自家人领去了。鬼子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让一个伪军在脸上贴上黑纸,只露出两只眼睛,到人群里找八路干部。这个汉奸找不到干部,便拉出了七八名妇女,毒打、侮辱……

  孙早夕捏了捏藏在腰里的告急信,心急如焚,怎么才能送出去呢?就在这时,身材瘦小的孙玉敏挤到了他身边,扯了扯他的衣角,低声说:“我去给部队报信吧!”

  孙玉敏接过信,卷成小卷,藏在了鞋帮里,然后装成上厕所的样子,溜出了场院……

  “站住!干什么的?”伪军哨兵端着刺刀拦住了她。

  “上山挖野菜,家里没吃的啦。”孙玉敏手挎篮子,镇静地答道。

  伪军见她身形瘦小、破衣拉撒,用刺刀挑开篮子看看,也没啥可疑的,就朝她踢了一脚,放行了。

  出了哨兵的视线,孙玉敏撒开双脚,一口气跑了8里地,把信送到了庶村。庶村、赵疃的民兵见信后,立即出发,边走边打枪。枪声惊动了正在向乡亲们放毒瓦斯的鬼子,他们怕遭到围击,仓皇逃窜了。

  小滩村村南有条小河,河上有座小桥。日伪军第一次“扫荡”时,被民兵埋在桥头的地雷炸回去了,愣是没敢进村。第二次来“扫荡”,鬼子变狡猾了,不从桥上走,而从水里蹚。进村后,烧杀抢掠,乡亲们吃了不少苦头。

  1944年的一天,行村据点的日伪军到小滩村抢粮。孙玉敏和孙藻训、孙春宽等人,把自家产的葫芦切开,放进9颗地雷,衬上防潮的东西,再用“船泥”把合缝处封严,巧妙地造出了土水雷。他们以摸鱼捉虾为掩护,将水雷埋在了河里。当日伪军蹚河时,9颗水雷全部响了,吓得敌人没进村,跑回了据点。

  地雷炸得行村据点的鬼子胆战心惊,便从青岛请来工兵,用日本国内新发明的“二式探雷器”(日军戏称为“天眼镜”)扫雷。这是一种便携式探雷器,由电池、搜索线轮、真空电子管放大器、小型显示屏等部件组成,利用电磁感应原理,来发现金属地雷。扫雷时,日军工兵紧紧盯着显示屏上的指针,远看就像死盯着搜索线轮一样。一旦发现地雷,鬼子就用石灰画上圈圈;在怀疑有地雷的地方,则插上写着“雷田”两字的小旗子,后面的鬼子便绕道而行。

  “敌变我变”。孙玉敏等民兵就在日伪军必经之路上,画上石灰粉圈,以假乱真,而在圈外埋上地雷。除此之外,多用石雷,因为石雷几乎没有金属部件,探雷器很难发现。胶皮雷、头发丝雷很敏感,一碰就炸,鬼子工兵和探雷器一块儿上西天。

  中共胶东区党委提出“每人学会一套本领杀敌人”的口号后,孙玉敏苦练杀敌本领,直练得枪法百步穿杨、爬障碍物如履平地、埋地雷又快又好。她的这套本领,很快就派上了用场。

  1945年,穷途末路的鬼子垂死挣扎,疯狂“扫荡”海阳盆子山区。5月27日清晨,500多名日伪军扑向小滩村。民兵提前发现了敌情,布下口袋,埋伏在峰台山上,等着敌人往里钻。

  敌人进入伏击圈了。民兵们土枪、土炮一齐上,日伪军一下子被打蒙了,慌乱地就地还击。孙玉敏发现20多个鬼子,趴在山下一块坟地里,正在急急忙忙地架机枪。于是,她提着土枪,顺着山沟飞奔而下,离鬼子约70步的时候,“叭”的就是一枪,一个鬼子立马上了西天。

  在105天的反“扫荡”战斗中,孙玉敏用地雷5次炸中敌人,一人杀敌17名,被授予胶东“女民兵英雄”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