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新闻 >> 正文
大年初一合家欢!徐峥导演、黄轩配音,《囧妈》成为上海首部商业无障碍电影
2020年01月07日 11:02

  稀松平常的“看电影”,对于视力障碍群体来说,并非易事。部分影院会开设“无障碍电影专场”,并请志愿者现场解说,以满足视障群体的观影需求。不过,这样的方式仍然将视障群体与普通观影者区隔开了,所耗费的人力成本也不小。

  1月6日,记者获悉,“至爱影院——无障碍观影”正式上线,上海首部商业无障碍电影《囧妈》制作完成。当影片大年初一正式上映时,在上海首批50家影院内,视障人士可通过佩戴加入解说声道的无线耳机,坐在普通人中间,一起“看”无障碍电影《囧妈》首映。

  让更多视障人士走进影院

  “市场上绝大多数影片都不具备无障碍解说的音轨。我们要像普通人一样看电影,困难重重。”自小失明的Sam一直有个愿望,“希望有一天能好好看一场电影”。他记得,自己曾被几位同事带去电影院观影,一场下来,同事们有哭有笑,他却满脸木然。“除了轰鸣的音效之外,画面里的内容我一无所知。即便有角色对白,加上十分想象与十二分脑补,整个影片讲了什么,我依然云里雾里。”

  我国目前共有1700万视障群体,尽管影院有一定场次无障碍电影播映,走进影院的盲人观众依旧是少数。

  以往,“无障碍观影”的主要模式是开设专场,请义工或志愿者现场讲解,配合电影对白和音效,在影片间隙加入声音描述,以辅助视障群体理解。“这种模式需要请义工在现场做翻译。”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副理事长吴秋珍说,“至爱影院”项目利用技术进步,实现视障人士与普通人同步观影,“电影音响效果,影片中的汽车声、马蹄声都传入耳中,更有一种现场感。”

  以《囧妈》为例,电影在后期制作中就通过技术手段加入无障碍音轨。这样一部无障碍电影的制作,需要经过脚本撰写、配音演员录制等多个环节,把影片画面先“解码”成视障者可以理解的文字,再通过解说员的述说还原影片场景,通常耗时约一两个月。无障碍电影制作完成后,在配置相应设备的影院中,任何时候,视障群体走进影厅,只要戴上一副特定的耳机,就能与普通人一起观影。

  “无障碍电影其实是一次再创作。《囧妈》前半部分,台词很密集、剪辑速度很快,要在这么密集的信息里渗透进无障碍音轨,什么时候听音乐、什么时候加进解说,需要很周密的安排。”自编自导自演《囧妈》的徐峥也是这次“至爱影院”无障碍项目的发起人。

  “看电影是一件很有仪式感的事情,观影也是一种全方位的体验,除了电影原声外,其他观众的笑声也构成了观影的一部分。希望视障群体也能毫无障碍地走进影院,享受合家欢的乐趣。”徐峥说。

  曾在电影《推拿》中出演视障者角色的青年演员黄轩为《囧妈》无障碍版配音,并担任“至爱影院”项目形象大使。

  青年演员黄轩担任“至爱影院—无障碍观影”项目形象大使

  无障碍电影制作何时能“常态化”

  红星电影世界汶水路店、百丽宫影城(万象城店)、SFC上海影城等50家上海星级电影院已经购置相应无障碍播映设备,基本涵盖全市主要城区。“至爱平台”项目负责人、上海电影技术厂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朱君介绍,每家影院都将专门辟出影厅播放无障碍电影,“每家影院大约配置20副耳机,应该能满足需求”。

  这是上海电影技术厂首次试水无障碍专用声轨。“怎么编写剧本?怎么理解盲人?做到哪个音轨是最好的?这方面我们结合此前的经验进行了摸索。”在朱君看来,最难的或许并非是技术手段,而是如何从上端的片源到终端的影院放映,打通整个环节。

  过去以现场解说形式播放的无障碍电影,大多是已经进入公版的老电影;如果能从版权方尽早获取片源,甚至于如《囧妈》这般同步制作无障碍版本,有助于视障群体与普通人同步享受电影资源。“一方面我们呼吁更多片方加入,另一方面也希望影院能积极铺设无障碍观影设备。”未来,上海将依托长三角电影发行放映联盟,将“至爱影院——无障碍观影”项目辐射到长三角各重要城市。

  至爱平台邀请了上海电影家协会副主席郑大圣导演、唐季礼导演等为平台顾问,以帮助制片方制作无障碍专用声轨,帮助影院搭建无障碍观影环境。

  无障碍电影的概念并不新鲜。以美国为例,所有电影数字模式完成后,都要制作“无障碍”声道版本。“热门商业电影都能做无障碍音轨,视障人士随时能看,理应是电影工业化标准的一部分。”徐峥希望,有朝一日,视障群体走进影院看电影能成为很平常的事,“无障碍电影的制作、推广要成为一种常态。”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