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新闻 >> 正文
影院“盲道”将从这里延伸全国
2020年01月08日 13:57

  “从2008年起,上海就开始在影院中为视障人士,推行无障碍观影,不过都是以‘专场’和‘现场讲解’的形式。从这个春节开始,《囧妈》作为第一部在电影后期制作中加入无障碍音轨的上海商业影片,将在上海的50家‘至爱影院’率先让视障人士和家人牵手一起走进共享影片。”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副理事长吴秋珍说。1月6日,“至爱影院——无障碍观影”正式上线,让上海率先成为中国视障者无障碍观影城市,上海率先铺设的这条有爱的“第三音轨”是电影院的无障碍“盲道”,未来还将从上海延伸向全国。

  走 一起去看电影

  2012年,黄轩参与拍摄了一部电影《推拿》,拍摄期间,黄轩结识了很多有视力障碍的推拿师,“那段时间,我们工作生活在一起,成了好朋友。”黄轩说,“和他们一起拍摄,一起推拿,空下来也一起聊天,一起喝酒……”后来,他们还保持着微信联系,每当黄轩有新的影片上映,他们总会发来“贺电”,“我们都会去看你的新片。”黄轩说,“没错,他们用的‘看’这个词。”每一次收到这样的消息,黄轩心中五味杂陈,打了字删掉,删了再打……不知如何回复才妥帖。

  所以,当电影《囧妈》邀请黄轩来为视障朋友录制无障碍音轨的那一刻,他一面激动万分举双手赞成,一面赶紧把这个好消息用微信发给那些朋友,可以想见,手机那头的手指也一样激动到颤抖。

  “我八岁失明,看电影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看不见之后,家人和朋友也都有带我去过电影院看电影,但是他们自己观看的同时还要不停地给我描述,一场电影下来我会很愧疚,家人朋友也会觉得很累。几次以后他们也不会主动地陪我去看电影了,但是我还是很渴望有一天,我能够和家人朋友一起走进电影院,和普通人一样平等地去观影。”视障人士雪慧说。

  另一位在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工作的视障人士Sam说,“曾经我也被几个同事带去电影院观影,然而一场下来同事们有哭有笑,而我却满脸木然,除了轰鸣的音效之外,画面里的内容我一无所知,尽管通过角色对白,加上十分想象与十二分脑补,整个影片讲了什么,我依然云里雾里。但愿这个项目能让更多盲人走出家门,进入影院享受文化大餐!但愿有一天我也能像普通观众那样能在影院里感受每一帧画面的精彩。”

  据悉,项目最终根据“2019年上海市星级电影院”名单在全市范围内选出了50家影院作为首批“至爱影院”,分布全上海主要城区及商圈,极大便利了视障人士的观影选择。

  听一次全新创作

  1月6日,黄轩刚刚完成了《囧妈》的无障碍音轨录制,从下午两点一直录到午夜。作为项目发起人,《囧妈》的导演徐峥说,“无障碍音轨和博物馆里的同步解说不一样,这应该算是影片的再度创作。”徐峥解释道,毕竟现在的电影音效、台词非常密集,要保证在同步体验这些音效的同时,更要同步剧情,让视障人士和所有的观众一样,在那个点笑出来,哭出来。

  为了能更好地做好“至爱影院——无障碍观影”项目,上海成立了“至爱电影”平台,组织了一支由艺术家、技术专家等组成的至爱平台。至爱平台特地邀请了上海电影家协会副主席郑大圣导演、唐季礼导演、国家一级录音师、上海市电影发行放映行业协会影院技术委员会主任朱觉等为平台顾问,以帮助制片方制作无障碍专用声轨,指导影片解说的内容创作,提供影院技术支持,帮助影院搭建无障碍观影环境。

  就拿《囧妈》来说,制作团队与至爱平台团队经过不断沟通解说词创作思路和风格,撰写脚本,多次修饰调整后,由演员录制,混录,到最终完成数字母版共历时1个月。除了大年初一正式上映《囧妈》配备无障碍版本之外,黄轩还将为本项目拍摄宣传片,宣传片由上海另外一名著名导演郑大圣来执导拍摄。此外,唐季礼的动作大片《急先锋》也在紧锣密鼓地制作无障碍音轨。未来,还有更多影院以及电影加入到项目中。

  上海还将通过长三角电影发行放映联盟,将“至爱影院——无障碍观影”项目辐射到长三角各重要城市,满足视障朋友们对美好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吴翔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