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专题 >> 正文
环球剧场与莎剧狂欢
2020年01月17日 13:20

   Pop up Globe,弹出式,或称流动式的环球剧场,是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建筑,据说复制了当年的莎翁剧院。从外观看像一个有模有样的城堡,只是屋顶正中是露天的,对应它奇特的环球之名。

  说起环球剧场,倒是有段典故。

  1599年,第一家莎士比亚环球剧场在伦敦泰晤士河南岸建成。莎士比亚本人还是股东之一。可惜好景不长,只存在了十四年。1613年演出《亨利八世》,里面有开炮的情节,结果意外失火,从茅草屋顶开始,一把火把剧场烧成了灰烬。次年在原址上重建了第二环球剧场,吸取教训,屋顶改铺瓦片。它见证了莎剧的辉煌,成为国家级剧院,到1642年英国内战时期关闭。1644年被拆除,建了公寓。

  后来演员们非常怀念著名的环球剧场,一直想原汁原味重建,却一直没有如愿以偿,直到1997年,现代仿造的建筑才在原址附近落成。2016年,为纪念莎士比亚去世四百周年,一位策划人和团队想在奥克兰做一个临时的莎翁剧场,再现当时的场景。这一下子点燃了新西兰观众的热情,几部经典的莎剧连续上演几个星期,卖出了十万多张票,不得不两次加演。火爆场面启发了团队的灵感,把环球剧场变成了行走的剧院!2017年,来到墨尔本;2018年巡回到悉尼;今年又到了西澳首府珀斯。均大获成功。

  进入弹出式环球剧场,发现它确实是环形的城堡,戏台的上方有阳台、窗台,下方有三扇宫门。天花板是彩绘的天空,有暗门。演员从宫门出入,除了戏台,还可以在阳台、窗台乃至天花板现身表演。当然了,后者一般是演天使或神灵。

  剧场的其它三面是有遮篷的包厢和普通座席。价格分三六九等。奇特的是中间露天的站席,最便宜,却最能近距离观赏演出。演员们有时会从那里上台,所以可以和站席的观众充分互动。整个剧院并没有幕布,当然也没有神秘的一刻:大幕拉开……哒哒,娱乐明星大腕出场……

  也不必改换布景。当表现森林场景时,几个飞人从天花板降落,腰部有各种绿色的彩带,又长又宽,飞人把彩带缠在宫廷的柱子上,它们就变成了树,舞台布景随之幻化成茂密的丛林。这样的好处是剧情一以贯之,并没有幕布的隔阂。

  和豪华的室内剧院相比,这个建在公园草坪的临时剧场有点下里巴人。建筑结构是许多圆柱形的钢架子,绝对不够金碧辉煌,但是,此处上演的剧目却又是高大上的莎士比亚经典戏码。和古典的莎剧不同,它揉合了相当多的现代元素。

  小提琴和吉他合奏;落魄公主女扮男装在森林里乱闯;爱她的人在树上贴满了诗,此时演员会在阳台出现,演奏《泰坦尼克号》中《我心依旧》那首经典又熟悉的旋律……最后皆大欢喜,演员们又跳起了热火朝天的现代集体舞。就像剧场官宣中所说:这不是尘封的莎翁,是活灵活现的莎剧狂欢!

  这个仿佛弹出来的、乍现的临时剧场承认大家可接受的等级,并尊重执行等级之间的界限。

  一等包厢票价格几乎是站票的十倍,当然少有人问津,但是一般的包厢也要几倍于站票价钱。全剧两个半小时,一直站着确实需要一定体力。一旦有人站累了席地而坐,或坐在台阶上,过不了几分钟就有工作人员过来,礼貌地请你起立。

  买站票的一般是年轻的学生,或者不愿忍受座位拘束的人,毕竟可以和演员互动,出去透透气也很自由。何况中场休息时,尽可以在外面吃吃喝喝够了再进来。

  不过,尊重秩序并不是严格到铁板一块。如果有人表现出极度疲倦,坐下不想起来,工作人员就变成了一级护理员,关切地询问哪里不舒服。还有一位拄着拐杖的人士也买的站票,那么请您跟我来,工作人员尽心尽责帮他找到一个舒适的空座位。

  我看到高价座席有空位,便怀疑演出一开始,就有人抢过去。不坐白不坐,坐了也白坐。总之充分利用资源,绝不浪费。可实际情形却不是这样。对规则的尊重是双向的。无论有多少包厢空无一人,站票观众都不能趁人不注意溜过去坐下。实际上也不可能没人注意,查票员都瞪着火眼金睛呢。不浪费也有错吗?有的,因为它践踏了规则。尊重规则,机会面前人人均等,而不是看谁能抢、谁一个箭步窜多快。

  站票则不同,随便站。这和澳大利亚的小电影院一样,很多空座。票价相同,并不标明座号。那样的话,就可以随便落座。

  那么不抢座位,席地而坐行不行?没有票价等差,不好说什么。可是为了秩序,也是不行的,理由是不安全。在环球剧场,告示专门贴出来,详细解释为何不能席地而坐。

  《皆大欢喜》讲的是公爵被篡位的弟弟放逐;公爵的女儿罗瑟琳女扮男装,在森林里寻父,并遇到爱情的故事。全剧宛如牧歌,落难的贵族非但没有积怨复仇,反而热爱森林,因为远离权贵和尘俗而返璞归真。最后因为其善良感化恶人,结局皆大欢喜。男演员出演罗瑟琳,类似于京剧中的旦角。不同之处在于不是惟妙惟肖到乱真程度,而是时不时露出一点马脚,引得观众哄堂大笑。剧终,更是脱下裙装变男儿。

  此类随行就市,教外别传,临时起意的演出在澳大利亚大城市有很多。多数在节假日,白天或晚上,公园里搭建一个临时舞台就拉班子唱戏。有节日颂歌,有摇滚乐队,也有青少年的劲舞组合。一家子或三五好友,草坪上铺个毯子,或者折叠椅就座,香槟酒打开,就施施然欣赏演出了。周边拉一条绳索,可以卖票。附近再聚集一些小吃冰激凌之类,临时剧院开张大吉。有浪漫的还点几盏蜡烛,读一本小书。许多人在聊天,吃吃喝喝,跟野营差不多。小孩子跑来跑去串门。

  有趣的是,许多文化活动和习俗都在有意无意地弱化贫富差别。像此种演出,绝对众生平等。票价相同,还很便宜,或者干脆免费。早来早占,找喜欢的地点铺好毯子。千万富翁来晚了也没辙,只能往后靠,不能对穷人耍横。关键是在这样的场合,众人都撕去了身份的标签。拼爹拼不着,谁也不知道、更不关心你是谁。

  根据资料,几百年前只要花一个便士,就可以在伦敦环球剧场买站票,观赏莎剧演出。可见莎剧不仅达官贵人喜欢,而且是与民同悲喜的。至于穿越的现代临时环球剧场,因为号称复制当年,所以票价肯定不同。它好像把豪华剧院和公园演出结合起来了。不过在澳大利亚白天,即使有包厢票也高级不到哪里去。因为剧场顶棚的中心部分露天,座位保不齐会被阳光笼罩,那就包装严实进行日光浴吧。站票就不同了,游击队可以四处移动找阴凉地儿,也更容易与演员互动。被演员看顺眼的话,还有可能到台上客串,所以自有一种不拘一格的妙处。

  一位女教师就被演员请到台上,客串一只羊。看到自己的老师在台上咩咩学羊叫,台下站着的学生笑到岔气。总之,站着看戏可以让人感觉很惬意!

  当然,如果是星光夜场,坐票还是舒服多了。

  我没有在里面看悲剧,心里存有疑问:按照这类现代风格,悲剧还悲得起来吗?可能是含泪微笑吧。

来源:文汇报 作者:庄雨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