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王新峰:上天敢亮剑 翱翔上海空域的“突击手”

2017-7-28 09:28   来源:东方网   作者:奚亮   选稿:夏敏玮

  上海作为国际大都市,直面黄东海一线,外军机时常抵近侦察。驻沪空军94686部队作为驻沪唯一一支空军航空兵部队,长年担负上海要地防空和东海防空识别区24小时战备警戒任务。王新峰就是其中一员,作为飞行2100多小时的特级飞行员,他上百次战斗起飞,上百次空中直面外军机,多次成功处置不明空情。

  王新峰,山东章丘人,1981年12月出生,中共党员,现任驻沪空军94686部队副参谋长,特级飞行员、双四机长机、指挥员。入伍以来,他矢志蓝天、从军报国,圆满完成了奥运、世博安保、空中加油和外出驻训等一系列重大演训任务。2010年被空军评为“世博安保先进个人”,同年被中组部评为“优秀共产党员”,2014年被评为“全军优秀指挥军官”,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2次,二等功1次。

  高才生投笔从戎翱翔西南边陲

  1999年5月8日,一件震惊国际的事件——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刺痛了王新峰年少的心,为国家民族危亡而抗争的思想种子由此深深扎根在了他的内心。

  作为教育大省山东的一名莘莘学子,重点中学、重点实验班、重点培养的他,在高考后却以高出一本线数十分的优异成绩参加招飞,在同学们诧异的眼神中,又顺利地进入长春飞行学院学习飞行。

  投笔从戎,志向远大,王新峰一入航校就展露出飞行的过人天赋。同批学员中,他理论、操作成绩优异,第一个放单飞。在初教机改装完成后,他又转入高教机训练,并以同期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毕业。就在大家都认为他会在学院的安排下留校任教的时候,他却婉拒了大队长、教导员的好意,坚持去一线作战部队去磨练自己。

  离开航校,王新峰来到了祖国西南边陲云南的一座小城市,两年的历练让他实现了从一名飞行员到战斗员的华丽转身。而后,本可以选择去更好工作环境的他,毅然来到上海的崇明岛,他说:“因为这里是祖国东大门的安全屏障,守卫祖国领空的最前沿、第一线”。

  扎根海岛,一干就是13年。这期间,王新峰内心也曾有过动摇,哪怕是有一些战友选择改飞三代机离开了崇明,他仍然坚决服从组织安排,以百分百的热情和精力,全身心地投身到日常飞行训练中。

  随着部队武器装备的快速发展,王新峰所在团队装备的国产某型飞机已相对落后,如何在与军事强国先进战机对抗时把握先机,这个问题一直悬在王新峰的心头。“剑不如人”但“剑法要强于人”,打开王新峰的书柜,关于空战战例分析、外军军机特性等的书籍便陈列眼前。随手翻开一本,书页上密密麻麻都是读书感想,还有各种记号与空中战斗航线图。

  王新峰:每一次的战斗起飞就要做好性命相搏的准备

  上海,大事多、要事多、赛事多。每逢此时,也是各种敌对势力鼓噪滋事的关键期。空中安保,已然是上海要地防空的基本任务。从APEC会议到奥运会,再到上海世博会、G20峰会,空中安保任务一线,总离不开王新峰繁忙的身影。

  某次战斗起飞,王新峰作为长机(记者注:编队飞行中的带队飞机)对外军抵近侦察的大型侦察机进行外逼驱离。“我是中国空军,你已接近我领空,请立即离开,否则将遭到拦截”的语音警告之后,外军侦察机没有作出丝毫的反应,执意不愿离开。王新峰只好继续跟飞,并逐步接近距离。王新峰知道,这是他国在向中国空军挑衅,这是在试探我们的胆量!

  随即他决定进一步缩小距离,可是倚仗其重量和形体远大于我机,外军机仍无反应。如果再继续接近,很可能发生“撞机事件”。但王新峰此时顾不上那么多,他回忆说,“无论情况多复杂,必须显示出信心和决心”。随即他指挥僚机继续跟队,自己在靠近敌机飞行员可目视范围内做了外逼动作,明确示意:如果外军机再不立即驶离,我机将实施进一步的处置动作。此时,外军机知难而退,立即调转机头、向东回转驶离。

  “敌情复杂,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每一次的战斗起飞,我都做好了性命相搏的准备!”王新峰说。

  女儿眼中的父亲:空中飞舞的“精灵”

  作为一名“并不称职”的好丈夫、好父亲、好儿子,入伍18年仅回老家休假12天,结婚没蜜月、产假没休完、父母入院不在身边。

  崇明岛距离上海市区,仅有几十公里的一江之隔,对王新峰来说,却成了最遥远的距离。去年在女儿生日当天,王新峰接受了去外地出差的命令,临出发前他抽了个空,匆匆收拾行囊赶回家中,摆在桌上蛋糕的蜡烛还没有点燃,女儿却已经熟睡,轻轻亲吻的女儿额头后,他依依不舍离开。

  王新峰常说,“飞行员是特殊群体,要有特殊的追求。”2008年以来,由于部队战训任务繁重,他回老家探亲仅2次12天,即使是2012年家属分娩,他都在训练一线组训。就是部队日常调休的时候,他也总是再三推让,把难得的休息机会留给别人,自己选择留队值班搞研究。

  2009年,王新峰的父亲被查出罹患结肠瘤,而此时的王新峰,正在备战全军一项重大任务,作为一线骨干,家里一直瞒着他。王新峰每次打电话回家要求和父亲聊两句,都被以种种借口推脱掉。当得知事情真相的时候,父亲已经在医院完成手术治疗,病情也相对稳定下来了。

  “在海的那边,路的那头有一只蓝精灵,他坚强又勇敢,聪明又能干,他很爱我们更爱开飞机。”这是一首妻子教给女儿的歌曲。在他们心中,王新峰是一位身披蓝色战袍在空中飞舞的“精灵”,承载着家庭的幸福和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