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岸“会客厅”迎来首位“一日店长” 著名作家叶辛携《上海·恋》穿越上海记忆

2018-11-7 11:15   来源:东方网   作者:朱贝尔   选稿:郑婕

  

  坐落于浦江东岸的望江驿是世界游客可体验的“会客厅”,是未来城市品质生活体验地和城市人文精神家园。近日,望江驿迎来了首位“一日店长”,著名作家叶辛带着他的新书,在这里与现场观众交流分享。

  

  主持人:叶老师您最近新创作了《上海·恋》这部小说,您当时的创作初衷是什么?

  叶辛:其实《上海·恋》不是上海的恋爱,是上海中间加了一个点,然后是恋。一开始我没想好用什么来形容这个恋,所以就用了现在比较流行的这个点。表面上看这是一部社会风情小说,写十里上海滩,但是这只是小说的结构,其实我是想要展现改革开放以后,整个社会角色的转变。书里面每个角色的爱情都是不一样的,透过爱情读到的是社会的演变。

  主持人:我之前也读了这本小说,其中很多小人物的故事让我印象深刻,他们的爱情故事特殊在哪里?

  叶辛:其实小说都是要从小处着眼。小说主要是从小人物的角度讲起,即便是有些作家写到总统这样的大人物,他们也不是写英雄事迹,都是着眼小处和细节。只有这些细节才会凸显这个人物的生活气息。我就是通过我的小说,着眼小的爱情故事,从这些小故事中,让读者感受到上海社会的变迁。通过作品透视和折射出这个时代和这个时代的人。

  主持人:在您眼中上海人是什么样的形象?是精明的代表吗?

  叶辛:小说里我其实讲的不是上海人的特质,而是上海人的生活状态。别人都说上海人精明,实际上都是误解比较肤浅。我已经和上海相伴了70个年头,尽管中间插队贵州20年,但是那段期间我也依然关注着上海。我理解今天的上海人,不论是干部,商人,还是教师,营业员,都有一个追求,就是要追求雅致而有尊严的生活。

  主持人:当时知青回上海激起了一股采购热潮,会带着亲戚朋友来上海买东西,当时您提到新世界作为一个服务的典范,当时是怎么回事?

  叶辛:我提到的新世界不是我们现在南京路上的新世界,当初是一个卖小商品的地方,他们践行的是我们社会提倡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在当时我家附近,西藏路新闸路路口有一家薪火日夜商店。给当时12点以后下班回家的工人买东西的商店。当时受到了全上海甚至是全中国的关注,连周恩来总理都对这种经营模式提出了表扬。当时店里提供8分钱的火车头蛋糕,给下雨进来避雨的人免费提供雨伞等等,这样的模式获得了总理的首肯,于是开始向全国推广。我书中提到的新世界商城其实就是效仿薪火日夜商店的模式。

  

  主持人:您的小说里经常会提到探亲和买火车票,当时买火车票不可能像今天那么方便,所以探亲应该也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了吧?

  叶辛:是的,当时探亲是一件幸福又苦恼的事情,幸福是因为我当时插队到贵州,除了农忙的时候,到11月份以后,一直到第二年的2月份我们相对都比较清闲了,跟领导申请探亲假,一般都会批下来,这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但是痛苦的是回来买火车票实在是苦恼了。如果你超过了探亲的假期一天就要扣三倍的工资,所以到了返乡高峰,火车站长途客车站永远排着长队,还有黄牛卖票。我记得那个时候,虹口购买火车票的地方是一条一条很小的铁围栏围起来的,买票是发牌子,一开始是纸板的,上海人各种动脑经用剪刀照着剪一个,描一个,想要要蒙混过关。后来专门做了木牌子,才一点一点正规起来。

  主持人:我知道当时您的那个时代,大家都在说雷锋,焦裕禄的故事,或者是草原英雄小姐妹,但是我看您的书上写的是您当时在看玛丽莲梦露,马丁路德金的故事,当时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一个反差?

  叶辛:第一个是我小时候就比较爱读书。第二是我读中学的地方在外滩,我每天都要穿过南京路回家,南京路上当时有一家全国最大的书刊杂志社零售店。我除了喜欢看小说以外,我更喜欢读外交部出版的国际知识刊物和画报。因为当时那些刊物的纸张印刷都比较精良,小时候我看马丁路德金,我就觉得这个黑人不得了,有这么大的影响世界的能力。包括你刚刚说到的玛丽莲梦露的故事,也是在我们社会主义允许的范围内报道的,说她不好好演戏,去傍大款,命运有多凄惨的,我就觉得很有趣。而且我有个习惯,喜欢记日记,我每天把身边发生的故事,不管是不是我自己的,我都会通过日记把它记下来,这也成为了我日后写作的素材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