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昌新:人生的价值在于奉献

2019-11-8 15:10   来源:东方网   作者:奚亮  

  胡昌新,1952年参加工作,1993年在上海市水文总站退休,列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人员。为水文事业奋斗了四十多年的胡老有一句座右铭,就是“干一行、爱一行、精一行”,这既是他自己的行事准则,也是他对同志们的殷切嘱托。日前,东方网记者来到胡老家中,走近了这位最高龄的“最美水务(海洋)人”。

  五十年代初,胡昌新毕业于浙江大学,曾在华东水利部、水电部上海勘测设计院,江苏省水文总站等单位就职。1983年调上海市水利局,1984年任水文总站站长。他一直认为,从小到大学到的知识都是党和人民给予的,应当把它奉献给党和人民。在为水文事业奋斗的三十多年中,他兢兢业业埋头苦干,在每一个岗位上充分施展自己的才华,得到了水文同行的一致好评。

  参加工作不久,他就参加了新安江水电站水文勘测、计算、预报等工作。起初,由于照搬书本上的公式和国外资料的参数,使设计数据不切实际,造成了差错,这一教训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从此,他发愤努力,认真学习理论知识,深入实际调查研究,弄清河流特性和技术关键。经过艰苦工作,他为新安江水电站工程及时提供基础资料,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并被评为1956年上海市先进工作者,出席全国先进生产者代表大会。

  “刚刚解放,所以条件比较困难,而且仪器什么的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先进。”面对最初的工作环境,胡昌新与其他技术人员一样,无论是早上还是深夜,又或是风霜雨雪,都需要定时定点,24小时读数、记录,胡昌新说:“现在国家富强了,科技发达了,在这一部分自动化、电气化了。无论是狂风暴雨,少了许多危险。”

  与设备老旧相伴的是清洁能源的紧缺,在上海,因为电少,所以供应一直很吃紧,跳闸断电也是常有的事,新建、改善水利工程成了解决这一窘境的唯一途径。“上海用烧煤发电,煤也是比较紧张,但假如说水电能够过来,那么它可以改善一大部分。”胡昌新说。

  坚定的信念与工作中的成败,使胡昌新逐渐形成了刻苦钻研、深入实际、一丝不苟的工作风格。1984年,他担任了上海市水文总站站长,一上任就赶上黄浦江水文水质调查。他从组织方法、技术要求到现场踏勘,都抓得又细又实。

  “每个地区都有不同的水文特点,如上海就有潮水、河网、平原的特点,而要熟悉它一般需要好几年的时间。”胡昌新表示,为了弄清这些特点及其规律,他一边工作一边摸索,完成了许多基础资料的整编工作。胡昌新根据平原水网区的特点,提出用“蒸发差值法”来估算径流的方法,在江苏、上海等地应用。此外,他还专门写了一篇《潮汐河流设站方法探讨》,表明上海的潮水量是水资源的主要部分,并对建立上游大桥站和河口站做了探讨和分析,提出上海水资源的主要口子必须设站控制,为黄浦江的治理和水位预报提供重要依据。

  1985年的一天,上海市水文总站传出一条新闻:“老胡将不当站长了。”但是,人们看到胡昌新仍然和往常一样,认认真真地处理业务,丝毫没有即将卸任下马的松弛感觉。当任命宣布以后,他细致负责地向新班子移交了工作。在后来的工作中,他既尊重新上任的干部,又对他们进行热情帮助,当好参谋。

  1986年上半年,新上任的站长借调外单位,组织上又让他担任代站长,有人对他说:“胡老啊,组织上怎么尽拿你开玩笑,一会儿让当,一会儿不让当,一会儿又让当。”

  胡昌新严肃地回答:“服从组织需要,能上能下,不计较个人得失,这是每个共产党员应该做到的。为了让新干部尽快成长起来,实现干部队伍‘四化’,我做什么都可以,没有什么好计较的。”

  对中青年科研人员,胡昌新总是以平等态度待人,乐于扶持他们,从技术上和思想上帮助他们。很多中青年科研人员都说,我们写的东西都喜欢交给胡老审阅,因为他总是看得很仔细,既能尊重我们的意见,又能对我们做出很大的帮助。

  退休后,胡昌新始终心系水文事业不仅时刻关注行业最新动态,还笔耕不辍,编著了《上海水史话》等具有较大社会影响力的书籍,以平均每2年一篇论文的频率在退休三十余年内发表了《感潮河流准动态水质回荡模型的研究》《黄浦江警戒水位标准的探讨》《上海台风暴潮的60年周期性探讨》《长江口水源地的咸潮分析》等15篇著作。

  胡昌新常说,“人生的价值不在于能够向社会索取多少,而在于对国家、对党和人民贡献多少,能够把自己的毕生精力和全部知识奉献给党的事业,为社会多增添一砖一瓦,就是自己的毕生信念和最大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