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行每天150吨的餐厨垃圾 都在这里变废为宝

2017-11-14 10:47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陈玺撼   选稿:李乐琪

  闵行区的人口数量超过200万,按照每1万人口产生餐厨垃圾1吨的平均水平,该区每天要产生200多吨餐厨垃圾,对城区的运行而言是一个沉重负担。

  然而今年7月起,该区餐厨垃圾的负担大大减轻,甚至还有人嫌它们的产量不够多。这种“逆转”,得益于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项目的落户。

  没有臭气是“标配”

  在闵行区的联友路,解放日报上观新闻找到了上述项目的厂区。令人意外的是,走入厂区的过程中,并没有明显的餐厨垃圾臭味,直到室内卸料平台外的两层隔离罩升起,餐厨垃圾从收运车辆向卸料口内倾倒时,才能闻到异味。

图片说明:卸料平台外的隔离罩

  “臭气处理水平的高低、是否影响周边,将直接决定项目的存废。”上海文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杨元晖坦言,该项目是国家发改委确定的我国首批餐厨废弃物试点项目,而且采用的是高温好氧发酵技术,因此对于处置异味的要求十分苛刻。

  对于卸料车工作区域、预处理车间等区域的无组织异味,运营方用植物液喷雾来除臭;对于密闭设备和建筑内的有组织异味,运营方通过送风及抽风系统收集后,采取离子除臭、化学洗涤、植物液喷淋等综合手段,确保经过处理后的硫化氢、氨、臭气等污染物浓度低于国家强制性标准规定的限值。

图片说明:原料仓外的这些管道具有收集、输送臭气的作用

  半天就能变废为宝

  严控异味后,餐厨垃圾便能放开资源化利用的步伐。

  在开始发酵前,餐厨垃圾要先过两关:第一关,对固体、液体进行初步分离。掉入卸料口的餐厨垃圾倒在了带有孔眼的链板上,固体留在原地,而液体从孔眼里流入污水收集池。第二关,将塑料袋等杂质筛分出来,其余餐厨垃圾经过挤压脱水,送入生化处理系统。

  走入生化处理车间,实况令人惊讶——两条流水线上分别安置着6台日处理能力为15吨的生化处理机,它们头顶上方不时有自动落料机经过并投料,与记者想象中的污水横流、臭气熏天截然相反,整个车间环境整洁,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图片说明:生化处理车间,自动落料机轨道下面的是生化处理机

  现场工程师告诉记者,淡淡的香味来自餐厨垃圾资源化利用后的产品——土壤调节剂。只要控制好温度、压力和供氧等环节,生化处理机里的餐厨垃圾加入菌剂、搅拌后,等待10小时至12小时就能变废为宝。据介绍,餐厨垃圾分解过程中,担当“主角”的微生物很“聪明”,会分别寻找自己喜爱的食物——餐厨垃圾里的油、木质素、纤维素、淀粉等。

  说话间,有一台机器完成了发酵,颜色和形态有些像“肉松”的土壤调节剂从漏斗处缓缓吐出。这些“肉松”相当于土壤的“补品”,经过进一步加工,与有机肥配合使用,可以丰富土壤内的有机质含量,尤其适合因高密度、高频次种植而贫瘠的土地。

图片说明:餐厨垃圾的资源化利用路径

  “土壤里的有机质不仅具有营养作用,还有环保意义。”杨元晖表示,土壤中的有机质具有强大的持水能力,持水能力强,湿度就会增加,一方面减少PM2.5从土壤中进入空气,另一方面在昼夜变换中形成雾滴,在蒸腾过程中净化空气中的烟粒、尘埃。如果土壤中的有机质大量缺失,土壤就容易被风侵蚀,进入空气中成为扬尘的组成部分,造成空气污染。

  根据上海市环保局公布的2014年版上海PM2.5源解析结果,扬尘对上海PM2.5的贡献度为13.4%,而扬尘中的一部分就是地表风蚀起尘。

  “吃不饱”和卖难是瓶颈

  记者从闵行区绿化市容部门获悉,该区日均餐厨垃圾收运量近期稳定在150吨/天,全部通过区内的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项目进行消纳。而按照该项目200吨/天的设计处理能力,消纳闵行区的餐厨垃圾后甚至还有“吃不饱”的情况。

  逐渐走俏的销路,让闵行餐厨垃圾处置“吃不饱”的情况进一步加剧。据杨元晖透露,今年7月至10月,利用闵行区餐厨垃圾产出的土壤调节剂和有机肥已达2200吨,而已签约的订单量已经超过2600吨,涉及蔬菜、水果、药材、茶叶等种植以及盐碱地等问题土地的恢复、改良。“未来如果对餐厨垃圾的需求量进一步上升,我们或许会提出多区共享资源化利用项目的建议。”杨元晖表示,目前市场营收加上政府的相关补贴,已经可以维持项目的正常运转。

图片说明:餐厨垃圾为原料的产品

  “吃不饱”“不愁卖”都是餐厨垃圾资源化利用的可喜现象。上海市绿化市容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以前餐厨垃圾资源化利用的痛点主要有两点,其一是技术水平不够,难以解决资源化利用过程中产生的臭气、污水等污染;其二是市场接受度不高,做出来的东西没人要,做多少亏多少。现在,这些瓶颈正在被逐步击破。

  相关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我国餐厨垃圾产生量超过9000万吨,主要城市每年产生量不低于6000万吨,随着环境治理需求的不断增长,餐厨垃圾资源化利用的市场前景广阔。根据《“十三五”全国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的要求,到2020年,我国餐厨垃圾处理能力要力争增加3.44万吨/天,其中,上海要新增1300吨/天,相当于6.5个闵行区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项目。

  不过,一些阻碍依旧存在。有业内人士指出,寸土寸金的上海消纳土壤调节剂的空间有限,这是在上海从事餐厨垃圾资源化利用的企业需要直面的问题。杨元晖也坦言,尽管闵行项目运营方的母公司已经拿到了全国首张主要原料为餐厨废弃物的肥料正式登记证,但目前成规模的土壤调节剂订单没有一张来自上海本地。

  除了本身的市场空间有限外,对于把餐厨垃圾作为原料这件事本身,市场目前还缺乏认同,认为餐厨垃圾产出的土壤调节剂、肥料的含油量和含盐量过高,直接施用在土壤中缺乏安全保障。据透露,上海已悄然开展餐厨垃圾制肥料还田的试验,按照每亩施加6吨的极致条件进行。近期,经过一年多的试验,土壤及种植农作物的相关指标均符合国家相关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