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马路虽短但历史悠长 故事和韵味更让人久久不忘

2018-1-11 09:49   来源:东方网     选稿:郑婕

  据乐游上海报道,武定西路是1911年公共租界工部局越界所筑,初名开纳路。1954年正式改称武定西路。它东起武宁南路,西至江苏路。宽不过12米,半小时就走完了。但是无论是跳动的音符还是作家笔下的小日子,亦或是平常生活中的烟火气,却是让人忘不了的。

  第一站

  跳动的音符

  在江苏路武定西路路口,竖立着奥地利音乐家“华尔兹之王”———小约翰·施特劳斯的雕像,雕像原作竖立在维也纳的城市公园里。背后一位女子婀娜的扶墙站立。只是查阅老照片,原来金色的施特劳斯雕像变成了黑色,曼妙的女子由黑色变成了金色。虽然颜色掉了个个,但是这条路的音乐特色由此可见一斑。

  

  

  武定西路1498弄,建于1912-1936年,原为汉奸潘三省开设的会员制赌场,由于邻近兆丰公园(今中山公园),起名为兆丰总会。

  

  而今他变身成为了上海爱乐乐团(原上海广播交响乐团)的办公楼。砖混结构,绿色的草坪配上洁白的喷泉。几位刚排练完的乐手,在门口交流着演出中的注意事项,侧耳倾听楼内还有阵阵的音乐飘出,真是美极了。

  第二站

  作家笔下的小日子

  武定西路1375号开纳公寓,由新亨营造厂投资建造于1932年前后,以英商“汪记洋行”大班开纳命名。在这座楼里住着鼎鼎大名的女作家张爱玲。

  

  开纳公寓在当时可是沪上最气派的公寓建筑。厨房和卫生间均有热水供应,大小卫生洁具都是从英国进口来的。客厅有大面积的钢玻璃窗,卧室内还有柚木制作的嵌入式四开大壁橱。洋气的不要不要的。

  

  张爱玲在文章当中这样描述她在此处的生活场景。那时,她十八岁。由于和继母发生口角而被父亲毒打软禁逃出家后刚刚和母亲、姑姑生活在一起,住在开纳公寓。在父亲家里的日子是阴郁沉闷,甚至令人窒息的,而投奔母亲后,生活全然变了另外一个样子。当时的心情可以说是有几分雀跃欢欣的,连一碗苋菜都是“朱翠离披”的。

  

  跟着一位老爷叔的脚步走进开纳公寓,踏着张爱玲走过的楼梯拾级而上,虽然每家每户都换上了新式木门,但是铁架上挂着的长柄伞,让人幻想屋内是不是住着一位“老科勒”。

  

  第三站

  新中国第一任司法部长的个人天地

  武定西路1357-1359号一栋三层的欧式花园别墅,砖混结构。室内木制的楼梯和地板,二层有卧室和书房,底层有客厅、餐厅和厨房等。从屋外可以看见烟囱高耸,屋内自然是设计了壁炉,也是这栋住宅的亮点。住宅的南面有一个大花园,供休息使用。史良先生1946年至1952年曾在东半侧的楼内居住。

  

  史良先生是江苏常州人。出身于世代书香之家。他从学识广博并具有一定新思想的父亲的谈天中,懂得了许多历史故事,由此萌发了初步的民族意识和爱国思想。九一八事变后,发起上海妇女救国会,被选为理事。上海文化界救国会成立后,被选为执行委员。1936年任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常务委员。生前曾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首任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盟中央主席。

  

  这是我们从书中找到的资料。除了感叹上个世纪风起云涌的历史,和史良先生波澜壮阔的一生。我们能做的仅仅是从大门的方形缺口处,管窥这座欧式别墅,想象他曾经热闹的样子。

  第四站

  平常生活中的烟火气

  走在武定西路上除了那些记载着过去的别墅与公寓,感受最多的还是平常日子的烟火气。

  幼儿园里孩子们在快乐的做着操,弄堂深处晾晒着的衣物与被褥,亦或是警局门口那一字长蛇阵的警车。无一不让人感叹,生活才是一条路的灵魂。

  

  

  

  还有那些雕塑小品,上海美术电影专修学校的门前有一个“雨中戏蛙”的雕塑,棕榈树下,一个头戴礼帽的大肚男子手中撑着一把伞,他前面是一个撑着一把小伞的小男孩,两人正低头看着前面池塘里的一只金色小青蛙,伞下滴着水珠,池塘里泛起浪花,颇具动感之美。

  走着走着,你还会邂逅马赛克壁龛下坐着的欧洲男子,他手中拄着一根拐杖,脸上的表情有点茫然,脚下还卧着一条沙皮狗。

  

  

  这一切才是武定西路留给人们的最深印象,套用一句名言“当下就是一切,此刻才是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