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委会办公桌撤出 理疗室助餐间进驻

2019-11-27 11:14   来源:文汇报     选稿:郑婕

  

  敲开居委会大门:“请问……”内里七八张办公桌电脑后,至少五六个脑袋同时抬起来望向你。于是,无外乎两种“进行时”:硬生生吞下刚到嘴边的涉及私隐的咨询,抑或厚着脸皮把话说完,再看哪位社工能具体“对接”自己所需。

  但现在,你走进居委会大门,只见一张小小的综合受理台,一名“全能”社工值班驻守,借力“一网通办”受理居民各类需求。其余的空间呢?腾挪给居民举办各类活动。其余的社工呢?脱开电脑沉入社区一线,到居民家中排摸需求、寻求解决良策。随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向纵深推进,斜土路上的谨斜居民区最近就这么干了——撤走居委会办公桌后,腾挪、改造出近400平方米空间为居民提供公共活动及服务空间。

  办公桌被撤走后,产生了一系列“化学反应”:社工与居民更亲近了,民情日志越写越扎实了,就连一墙之隔的新、老两个小区也借由新增的空间而有了情感上的互动与联结。其所在的徐汇区枫林街道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以撤走办公桌为抓手,谨斜小区要打造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服务型居委会”;截至目前,枫林街道已基本实现31个“服务型居委会”全覆盖。

  问题:居委会干部在办公室坐等居民找上门

  辖区面积2.69平方公里的枫林街道,几乎“全揽”了市中心治理单元的典型特点和“痛点”:密,不足3平方公里辖区内近13万户籍人口,辖区内四大三甲医院和众多大院大所还每日带来数万人流;老,60岁以上老年人占总人数三分之一强,其中独居老人3700多人、高龄老人近8500人,助老、养老服务需求巨大;旧,居民小区大多建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94个小区里老旧小区占比90%,基础薄弱、治理之难成为先天性短板;缺,可供开发利用的空间有限,办公和公共服务的硬件资源、场地资源明显短缺。

  如此环境之中,创新社会治理,“需要一种理念和制度上的重构。”枫林街道党工委书记王万金说,基层干部队伍是关键,但“队伍”建设也出现了短板——通过近年的规范化建设,居委会工作取得成效,但也显现出几种倾向:居委会干部大多坐在办公室,做着手头事,等着居民找上门,与居民之间“有事才走动,没事来往少”。天天盯着小区环境卫生、停车、绿化等,疲于应付,但发动居民主动参与、自我管理的能力有限;老旧小区公建配套严重不足,办公空间塞得满满当当,社区活动室更不够用;居委干部容易把完成各级交办的行政事务作为本职,主动访居民疾苦、听居民心声远远不够。

  在前期深入调研的基础上,枫林街道启动了全面打造“服务型”居委会工程,在居委会层面延伸服务理念和服务体系,真正疏通服务居民的“最后100米”。

  破题:办公区域“减出来”,居民服务“加进去”

  枫林街道张东居民区已经实现办公区域“减”出来、居民公共活动空间“加”进去:在充分征求居民意见后,从居委会办公室腾出的三间多功能室既能打通,又能机动分隔,内设图书角和影音放映等功能,能满足小区居民的多样化需求。大家为之命名“邻里小汇”。

  在谨斜居民区,居委会腾挪出的空间更是派上了大用场:撤走办公桌后,整个居委会办公空间和周边场地进行了重构,扩容了社区卫生站,增设了中医理疗室,还有了为老助浴间、配餐室,老人足浴和理发也有了充裕空间;居民的阅读、排练房、心理疏导室也一一配齐。这里,很多桌椅家具都是可拼接型的,方便居民自由拆装排布,适应各类活动。

  最令居民感到意外的是,改建后的“服务型居委会”,门口一张受理台,将医保卡更换、敬老卡申领等15个社区事务受理服务中心项目“接”到了居民区,居民可在值守社工帮助下通过网络便捷办理事务。其中,医保册更换、个人住房公积金查询等五项事项可实现当场办结。

  据介绍,这张居委会里唯一的工作台,今后还将集成社区事务居委代理点、志愿者服务站、红十字服务站、青年中心、社区民众安全防护应急站、食品安全工作站等功能,推动居委会层面的党建资源、公共资源、管理资源、服务资源、自治共治资源汇集一处。

  效应:《民情日记》细致扎实,居民之间互相“兼容”

  空间的变化,折射出理念的更迭,而其带来的情感效应却远超预想。

  陈刚,谨斜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列举了两个最为明显的变化:

  一是社工们手头的《民情日记》本,记录越来越扎实,不仅有每次到居民家中走访的时间和居民急需解决的各类问题,还多了很多思考。有年轻社工这样记录:“‘能不能再帮忙想想办法’——这原本是居民口中最常见的一句话,现在却成了横亘在我脑中的问题”;还有更多年轻社工把那些无法及时回复的问题主动带上“晨会”,群策群力,主动协调相关职能部门协商并答复居民。

  另一个变化是社区中各方自治力量的攒集与互动。以谨斜居民区为例,原本一墙之隔的新老两个小区从不往来,此次居委公共空间“扩容”出的“高配版”卫生站和理疗室,让两个小区居民们有了需求上的交集,一来二往间,很快熟络,彼此间的文体团队、志愿者团队开始“兼容”,在攻克社区垃圾分类难点时发挥了积极作用。

  任何工作形式上的创新,都需要实际效果来检验,“服务型居委会”建设也不例外——王万金说,“硬件改造是一方面,社区治理、社区工作不是一劳永逸的,我们的服务好不好,就看小区居民是否认可,我们的干部是否和老百姓贴得越来越近。”

  配合“服务型居委会”建设,枫林街道设立了接待制、走访制、培训制、例会制、结对制、带教制、检查制7项配套制度,为基层社工减轻台账工作,让他们能沉下心去走访沟通,去协调解决居民的“急难愁”,真正把话说到居民的心窝里,把实事做到群众的心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