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服务新军"夫妻档":他们并肩在上海追梦

2021-3-31 11:20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谢飞君  

图片说明:汪晏晏在做保洁,她每天的服务单排得满满的。  

  3月24日晚上9时,保洁员胡明星骑电瓶车回到自己租住在郊区的小家。脱鞋、洗手,换上居家服,她开始筹备当天的晚饭。从冰箱拿出前一天做好的西红柿炒蛋热了热,现炸了一份鸡柳,炒了一个生菜,又找出一根胡萝卜刻下“生日快乐”的字样。

  当天是她29岁生日,她用一顿比平时丰盛一点的“一人食”晚餐为自己庆生。她的丈夫临时加班,晚上11时多才到家,但她并未因此不快,一同打拼的生活早已让他们在这类事情上彼此理解。

  1992年出生的胡明星于2016年来到上海进入家政行业,她的丈夫是一名电器安装维修员,每天开车穿梭于上海的大街小巷。在上海,像他们这样的城市服务新军“夫妻档”不在少数。记者了解到,“夫妻档”的女性偏重于家政服务、母婴护理等城市生活服务业,男性偏重于外卖小哥、开网约车、网约家电清洗维修、智能智造4.0产业工人等新经济服务行业。

  “他们是一批80后、90后年轻人,夫妻俩选择在同一座城市从事服务业,净收入能增加20%以上,既能提升家庭经济规模化效率,也有利于城市服务供给的稳定。”对城市服务人群一直颇为关注的东华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刘峰涛说。

  80后汪晏晏夫妇

  两个人同时做着三份工,目标就是存钱买房。

  晚上9时,身穿工服的汪晏晏回到了自己位于松江郊区的小家。令她欣慰的是,提前到家的丈夫已经做好了晚饭。夫妻二人坐在一起吃饭,聊一聊当天工作中的见闻是他们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刻。

  在悦管家工作的汪晏晏是位80后保洁员,每天早上7时,她背上清洁工具,推着电瓶车出门。上午两单、下午两单,汪晏晏的服务单排得满满当当。因为入职已5年,几乎所有的服务用户都是熟客,所以虽然身体很累,心却比较放松。

  1998年,17岁的汪晏晏跟随母亲一起离开老家安徽亳州,坐着绿皮火车来到上海。从农村到城市,汪晏晏像无数外来务工者一样,在这座城市里寻找机遇。从在针织厂学做羊毛衫开始,此后十余年,她辗转各家工厂流水线,直到2016年,她所在的工厂倒闭,经人介绍后到悦管家从事家政服务。

  话不多,手脚快,这些特点让汪晏晏积累起稳定的周期订单用户。当一单单服务转化为工资卡里上涨的数字,汪晏晏决心在这一行好好干,还把丈夫拉入了行。自己做保洁,丈夫做家电清洗、玻璃擦洗等技能单子。很快,他俩成了悦管家有名的“夫妻档”。他们的辛劳也换来了可观的收入,不仅负担得起留在安徽老家的父母和3个孩子的日常开支,2018年,他们还在老家买了第一套房。

  这套位于老家县城的120多平方米精装三房,让汪晏晏夫妻俩的干劲更足,汪晏晏的日程排得更满了,她丈夫则长期打两份工,除了接单从事家电专业清洗,每天凌晨1时至5时,他还做着一份垃圾清运的工作。

  “我们的目标就是存钱买房。”汪晏晏坦言,夫妻俩希望能为孩子准备“一人一套房”。为了这个目标,夫妻俩平时花费很少,“除了每个月1000多元房租、1000多元生活开支,其余都存起来。”最近,他们在为买第二套房努力。

  90后胡明星夫妇

  愿意为了未来做出新尝试,信奉“要对自己好一点”。

  胡明星的一天从早上6时开始。为自己和丈夫准备完当天的晚饭,她便开着电动车从家里出发了。这是一处位于闵行区和嘉定区交界处的民房,胡明星夫妻俩每月花费1200元租下了这栋民房的三层阁楼,附带一个小阳台。20多平方米的空间内,他们可以自己做饭,住处附近有配套的商业区,一切都挺方便,唯一的不足是出单比较远,但只要起得早,这个问题便迎刃而解了。

  胡明星对现在的生活较为满意。她所在的公司鲸致生活是一家面向中高端客户的家政服务公司,有较好的晋升机制。她于去年3月13日办理了入职,通过一年的努力,如今的她单子多、好评多,达标“100单无一差评”,已经完成了从“普通保洁员”到“保洁师傅”再到“鲸选保洁员”的晋升“三级跳”。升至“鲸选保洁员”之后,每一单能增加15元收入。几乎每一天,胡明星都会排满三单保洁,做六休一,算下来每月到手八九千元。

  她本有更高的收入。2016年到上海后,她从事月嫂、育儿嫂工作,最高曾拿到每单1.5万元的收入,平均水平也稳定在每单1.3万元左右。去年新冠疫情发生后,住家阿姨的服务需求锐减,她本打算临时做一阵保洁过渡一下,没想到接单稳定,加上每天都能回家,夫妻俩商量后直接选定了保洁岗。“月嫂收入高,但人也累,两单之间会有不可预测的空档期,再加上每一单中途几乎不能回家,所以我们就决定改变一下。”

  胡明星的丈夫也做了改变,他到上海后一直从事电器维修工作,业务上已经非常熟悉,但意识到这个工种在原公司面临发展瓶颈,就于去年10月换了新公司。“换工作后人更忙了,因为还没完全熟悉新环境,短期收入有所下降。”之所以去改变,只因新公司后续能有从事销售工作的机会。在胡明星看来,90后更愿意立足未来做一些新的尝试,“有时虽然钱没多挣,但只要觉得对长远有利,就想试一试”。

  同样是夫妻两人一年20多万元收入,80后汪晏晏的家庭目标锁定买房,而胡明星则笑称夫妻俩很难有存款。“我们都是90后,觉得要对自己好一点,去年买了一辆代步的小车,每月要还3500元车贷和信用卡账单。”一日三餐,除了晚上回家吃饭,夫妻两人的早饭和中饭都在外解决,开销也会比较大。而因为在上海打工收入尚可,胡明星经常给女儿买些衣服、玩具寄回老家。不忙的时候,胡明星会叫上丈夫去看电影,丈夫则热衷于带她在周边搜罗美食。住处附近的小吃,夫妻俩几乎都一一尝遍了,最近看的一部电影是《你好,李焕英》。“我没有妈妈,看到后半段,忍不住流泪。他不善表达,我一流泪,他就摸摸我的头。”这些忙里偷闲的放松,是胡明星生活中的“小确信”。

  两个人同在上海打拼,让胡明星觉得内心更有安全感,生活也更有奔头。最近公司有站长培训,胡明星报了名,“觉得提前学一点管理总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