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央部署

|

上海动态

|

媒体报道

|

新媒视角

|

评论解读

|

举报方式

|

宣传短片

当前位置:专题首页 >> 稿件
中央为什么要扫黑除恶?看了这些“村霸”你就懂了
2018年8月19日 18:22

  【学习小组按】

  近日,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中强调,把打击黑恶势力犯罪和反腐败、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把扫黑除恶和加强基层组织建设结合起来。

  在中国的基层乡村,黑恶势力往往体现为“村霸”。“村霸”是怎么产生的,又该如何彻底铲除?今天,学习小组推荐一篇文章《“村霸”从诞生的那天起就注定了要倒下》(有删改)。

  “村霸”,是横行中国乡里、欺压百姓,侵蚀中国基层政权的恶势力,而江苏省东海县温泉镇罗庄村党支部书记高茂义就是一名典型的“村霸”。

  罗庄村是一个省级贫困村,村子里既无集体企业也无其他矿产资源,但就是这样的村还有个以高茂义为中心的“小圈子”,聚集多名成员,高茂义作为村党支部书记利用手中职务之便,和“圈中人”一起不断啃食村民切身利益,例如安排他人伪造同意转让村集体财产的审批表,将这些空地低价转让给他的“圈中人”;插手工程竞标,从中获利近20万元;帮助亲属垄断村里的水泥砖市场……而这样一个人,居然是通过“贿选”的方式当选为罗庄村党支部书记。去年9月初,高茂义正式接受组织审查。新年伊始,当媒体记者再到当地调查,群众纷纷表示“村霸”倒了,人心齐了,老百姓要为纪委点赞。

  “村霸”诞生的土壤

  中纪委官网已多次重申惩治村霸问题,在被披露的案例中,有的“村霸”尤其是“村霸”干部强揽工程、强拿硬要、强行阻工;有的村霸纵容其近亲属侵吞集体资产、违规占有集体资源,甚至有村干部以“万岁”自居,还有的面对村民举报叫嚣:你们告到哪,礼送到哪!当地群众怨声载道。

  到底是什么助推了“村霸”的出现?

  ●保护伞

  能让“村霸”在基层有恃无恐横行霸道,首先与其背后的保护伞有关,而这类保护伞主要分为宗族和“权力后台”两种情况。

  中国乡村自古就受宗族、家族势力的影响很大,对农村治理构成威胁。越是那些山高路远的地区,宗族势力越强大。如果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相对滞后,宗族势力往往控制村庄,很轻易就可以对异族或者反对者进行打击报复。

  另外所谓的“权力后台”,是某些上级官员有意无意成了一些“村霸”们的靠山,成为村霸们的有恃无恐、无法无天的后台,对党和政府形象的杀伤力,不可低估。

  ●选举漏洞

  我国村官是通过选举上来的,村民选举是我国的基层民主形式,但由于各种制度的不完善,包括贿选、选举暴力、家庭宗族控制、黑恶势力渗透等在一些地方一直难以解决。有些坏人就靠钱开道,进入村子里的领导班子中,变成“村霸”干部。

  ●农村安全真空

  农村基层公共安全产品相对缺乏,部分村干部成为了安全力量,但由于得不到有效监督,时间长了逐渐变成“村霸”。例如郑州市航空港区大寨村原治保主任张中彦是通过正当竞选手段当上村官的,但随后组建“治安队”向村民和商户收取卫生费、场地费、租金等,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利用村庄附近工厂员工大量聚集的特殊条件,经营赌场,暴力护赌,牟取暴利,成为实际上的“村霸”。

  “村霸”从诞生的那天起就注定了要倒下

  在被江苏省东海县纪委立案审查之初,高茂义气焰十分嚣张,说:“我连个苍蝇都不是,你们查我简直就是大炮打蚊子!” 高茂义的话语透露出可笑的无知。早在2017年年初,中纪委以及最高检都曾就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做出部署。而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更是首次将人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并列提出,深化了对改革目的和发展归宿的认识。打击“村霸”,与“大炮打蚊子”无关,与人民的直接利益有关,与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有关。

  可以说,“村霸”这样的恶势力从诞生的那天起就注定了要倒下。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梦想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步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全面小康离不开广大农村基层的发展,“村霸”等阻碍基层发展的恶势力又怎会一直存在下去?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随着基层政权建设的加强与改进,农村民主法治建设与精神文明建设的加强,“村霸”的滋生土壤将被逐渐消除。

 来源:学习小组微信公号   编辑:高嘉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