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档案 > 人物传记
风云际会俞寰澄 ──追寻早期民建企业界人物之八
2010年8月24日
 

image

  参加辛亥光复上海出任湖州军政分府主任

  俞寰澄,名凤韶,字寰澄,号任庐,浙江德清新市人。清光绪七年(1881年)农历九月五日(10月27日)生于新市镇北街俞宅,排行第七,乡邻称其为俞老七。父亲俞石麟,经营土丝业,清同治年间在新市北街开设俞吉祥丝行。俞寰澄自幼聪颖,在家乡念书,熟读四书,16岁中秀才。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俞寰澄到浙北名镇南浔求学,求学期间,考中举人,时年仅20岁。俞寰澄在南浔求学期间结识了梁希与张静江、张澹如昆仲,共同的志向使他们结成好友。其中梁希后来成为新中国农垦部部长,张静江是国民党元老,担任过浙江省政府主席,张澹如是上海证券交易所常务董事,也是早年围棋高手。

  毕业后,俞寰澄涉足商界,与张静江、张澹如兄弟合伙经营珠宝首饰业,生意兴隆,聚资甚丰。1905年,俞寰澄与张静江一同去法国巴黎办理珠宝业务。在巴黎,他们结识了孙中山先生(一说在海途中相识孙中山),并聆听中山先生的亲切教诲,出于忧国忧民之心加入了同盟会,为推翻清政府而奔走南北,并捐款银圆数万,资助反清革命。

  辛亥革命时,俞寰澄已届而立之年。此时他身在上海,因都是同盟会成员,又同为湖州人,与陈其美(英士)相识。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后,中部同盟会的领导人宋教仁在其主编的《民立报》上每日发表社论和短评,号召全国人民“四海同仇,速起自立,人人奋勇,早定乾坤。”除作舆论准备外,中部同盟会又在组织上作了上海起义的积极准备。首先说服陈其美、李燮和两人消除成见,分工合作,李燮和负责先光复闸北,然后自北而南;陈其美负责先光复上海县城,然后自南而北,双方会师后向清军的军火库江南制造局进攻。制造局总办张士珩(楚宝)是清廷的忠实鹰犬,革命党人多次派人劝导,他非但充耳不闻,反而增兵加强了制造局的防卫力量。11月3日,陈其美认为县城不战而下,张士珩决不敢负隅顽抗,他不待商团集中,即率敢死队百余人进攻制造局。守军即行还击,敢死队死伤7人,纷纷溃退。陈被守军所获,关押于局内客厅。有人要求保释,均遭张士珩拒绝。李燮和闻讯大惊,急召闸北警察署长陈汉卿会商,决以全力再次进攻制造局,营救陈其美。那么,生死攸关,究竟谁去向陈汉卿当面求救呢?在全国政协1962年的文史资料《辛亥革命回忆录》第四集《辛亥上海光复前后》一文里找到了答案:

  “陈其美被绑以后,外面急了,由杨譜笙和俞凤韶到闸北,向闸北警察署长陈汉钦恳求共同攻制造局,这才把陈其美救了出来。杨譜笙和俞凤韶是夜里一点钟到闸北的。第二天清晨,制造局就攻下了。”

  俞凤韶即俞寰澄,他与杨譜笙同往闸北讨救兵。不久,沪军都督府成立。陈其美任都督,因俞寰澄有功,长于理财,任命俞寰澄为都督府财政总顾问(一说任沪军都督府参谋)。话说两头,俞寰澄的家乡湖州于11月6日光复,临时军政分府主任是当地学校的校长,军队也是一些学生军,处于无序状态。临时军政分府维持了3个月后,上海方面派了俞寰澄、李次九、严濬宣带了广东兵两个连接管湖州。俞寰澄与省城杭州取得联系,整顿治安,面貌一新,并就任湖州军政分府主任,委李次九为吴兴县知事、严濬宣为秘书长。学生军解散,一部分回家,另一部分组织了一个武备学校继续读书。

  创设新建证券号担任证券业公会理事长

  1912年,俞寰澄当选为浙江省参议会议员。次年,被选为中华民国第一届国会众议院议员。1916年上半年任浙江省府财政参议兼浙江各银行监理官。同年下半年任中国银行副总裁。次年,段祺瑞政府召开新国会,废除“临时约法”。俞寰澄闻讯后愤然辞去中国银行副总裁职务,南下广州参加孙中山发起的护法运动。失败后,脱离国民党,弃政从商。

  此时的俞寰澄,既当过浙江各银行监理官,又当过中国银行副总裁,善于司账理财声名鹊起。1917年孙中山为筹措革命经费,曾在上海寓所召见盛丕华等人,商议筹组交易所事宜。中山先生信赖盛丕华熟悉商情,精娴账务,委派他负责调查证券、棉花、棉纱、金银、布匹、油、粮等7个行业情况。在盛丕华调查资料的基础上,由朱执信起草了筹办“上海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的呈文,具名者有:孙文、虞和德、张人杰、戴传贤、赵家蕃、张鑑、赵家艺、盛丕华、洪承祈等9人。虞和德即虞洽卿,张人杰即张静江,是俞寰澄的同乡又是好友。

  后来北洋政府农商部批复下来:“证券一项,准予先行备案”。但是,1918年日本人倚仗特权,只经日本领事许可,未经中国官府批准,在上海设立了“取引所”(即交易所),营业范围包括证券和各项物品的交易。一时大量财富流入“取引所”,营业旺盛,投机风行。上海商界大为愤激,开会反对,纷纷要求自办交易所,以挽回利权。这时虞洽卿、盛丕华、张静江等人继续向北京政府农商部呈请设立包括证券在内的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

  同年4月,以虞洽卿(即虞和德)为首偕各行业会董具函向上海总商会请求转呈农商部请核准物品交易。经过几番往返疏通,虞洽卿、盛丕华、张静江等申请的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终于在1920年获得批准。于是先行召开创立会,盛丕华作为棉业代表被选为6名常务理事之一。同年7月1日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正式开幕。这天,交易所门前车水马龙,交易所内人头攒动,交易所开张的新闻哄动整个上海。最初交易的几个月,营业鼎盛,中外商人云集。关心挽回利权的爱国商人为之快慰雀跃!俞寰澄也不例外。当时与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并存的还有华商证券交易所,张静江的弟弟张澹如曾安排俞寰澄参与华商证券交易所,但因为俞寰澄没有经纪人资格,未能就职。后来俞寰澄自己创设了证券号,才当选为华商证券交易所理事。

  俞寰澄起初创办的是恒大金号,后来创办新建证券号,在1946年、1948年《上海市各业同业公会理监事名录》里,可以查到他担任上海市证券商业同业公会理事长的材料。此时,他的新建证券号地点在汉口路兆福里12号,兆福里即汉口路271弄。笔者在行文之前,专门探访“新建证券号”的老房子,幸好老房子未拆,依然存在。这是一栋典型的石库门房屋,现在已经作为民居。住在其中的老人知道这是解放前证券号的房子。他们还引导笔者进屋参观,指着当年花纹玻璃说:“这是证券号办公室隔开来的标记。”汉口路271弄叫兆福里,凑巧的是河南中路271弄也叫兆福里,两弄相通,又为两条马路同一号码,这在上海滩也是绝无仅有的。“兆福”、“弄弄通”,或许是俞寰澄当时选择经营场所的考虑吧。

  筹建民建上海组织出任江南造纸厂董事长

  抗战爆发,俞寰澄调广州任禁烟督察处广东省分处处长。日军攻占广州后,他避居香港。香港沦陷,他又回上海,留须明志,深居简出,避免敌伪纠缠,后再远走南田(今浙江省三门县)乡村暂住。抗战后期,他被聘为浙江省通志馆编纂,抗战胜利后回沪。他的“新建证券号”应该是在返沪后重新登记开设的。

  1945年12月16日,民主建国会在重庆宣告成立后,次年1月便在上海筹组分会。在筹备委员的名单里赫然写着俞寰澄的名字。可以说,他是民建上海组织最早的人物之一。在《黄炎培日记》常常提到民建召开的会议,俞寰澄经常参加。如:“1946年11月3日,星期日,民建会招餐,到者马夷初、包达三、俞寰澄、盛丕华、章乃器等人,内容是听黄炎培报告南京工作经过”。在《黄炎培日记》里,还有俞寰澄引热河游击队领袖见黄炎培的事例,说明他接近中共是很早的事。

  1948年,俞寰澄活动受到监视,经上海地下党安排,与黄炎培等离上海赴香港,受到潘汉年、夏衍等的热情接待。次年,转道天津去北平,筹建新政协,受到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同志的欢迎和接待。新政协召开之前,俞寰澄是筹备委员之一,后来作为全国工商界代表出席新政协会议,亲眼目睹新中国诞生的那一刻。

  在民建上海临工会阶段,俞寰澄是指导委员、具体分工会员资格审查委员会和学习委员会。扩大临工会阶段他任常务委员,在1951年5月,民建上海临工会新的常委第27次会议时,俞寰澄已在北京工作。

image

  

  俞寰澄的企业家身份主要表现在两头,年轻时与好友经营珠宝业务,年届花甲投资管理江南造纸厂。1946年,刘孟靖等集资买下江南造纸厂,俞寰澄是投资人,担任董事长在所难辞。江南造纸厂是一家老厂,1925年成立,1927年便投产,生产仿手工连史纸、毛边纸。江南制纸公司是最早使用(芦)苇浆造纸的。上世纪30年代曾在镇江高资设立制浆分厂,用当地丰富芦苇资源制造苇浆,供上海厂使用。苇浆的制造技术曾获得国民政府批准发给专字第一号执照。

  建国以后,俞寰澄响应党和国家号召,将江南造纸厂申请公私合营,1953年申请,1954年1月江南造纸厂成为造纸业中第一家实行公私合营厂。1955年10月,上海私营造纸厂全部实现公私合营。

  俞寰澄先后在上海、北京工作。历任首届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政协委员、全国人大一至三届代表,政务院财政经济委员会委员,浙江省人民政府委员、中国民主建国会首届中央常务委员兼副秘书长、第二届中央常务委员兼纪律检查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1967年4月29日病逝于北京,享年8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