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状纸上 铭记产业报国热血

2021-2-18 14:30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肖雅文   选稿:潘馨仪

  我家收藏着一张破损泛黄的奖状纸,它并不是家里任何人的,而是从一张买回来的红木桌子小抽屉里无意翻出的。奖状纸用503个字记录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位叫史家元的青年工人的故事,它曾在无意间开启过我与外公的一场对话。

  “外国有的我们要有,外国没有的我们也要有。”这是奖状纸正上方的第一行字。奖状纸用金黄麦穗与红色幕布装饰,左上角贴着一张照片——史家元端坐在书桌 前,低头阅读。奖状纸的正反两面则均由毛笔书写,文字非常生动,讲述了史家元作为技术科新手成长的历程:“三季度中,共设计过32付(应为副——编者注) 模具,图纸共为二百余张,没有出过差错。”“他老是想:人家能造的,我们为什么不能造?”“每周有五个晚上,他都要去夜校学习。”

  我本人从事电子行业,我的父亲、外公也都是工人,所以看到奖状纸时,很有一种亲切感。这些细节仿佛能穿越时空,与我对话,将我带到那个热血的年代。

  同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外公在上海的一家塑料厂工作。当时,塑料业并不像现在这么发达,整个上海大概只有四五家厂。我小时候经常去厂里玩,印象中外 公总是在几台巨大的机器之间爬上爬下,脸上和手上总是脏兮兮的。但大家并不在意,工友们经常围在一起讨论国家大事或者业务进展,我虽听不太懂,但能感到, 他们的身上有一种自然的使命感。

  有一次,我拿出奖状纸与外公分享,他端详了很久,一边笑一边慨叹:“这位和年轻的我一样啊,并不把荣誉太当回事。”借着这张奖状,外公和我聊起了不少他年轻时的往事,不免也有点遗憾:“年轻时那么多的奖状没能留下来,其实还是挺有价值的。”

  让我感慨的还有奖状纸中提到的一件事:“场内组织到宝山刘行公社去义务劳动,一天下来,大家都很疲倦,晚上六点乘车回到上海,途径(经)四川路,看到一 个书店,他忘了疲劳,立即跳下车,跳进了书店。”我外公也酷爱读书,家中的书橱满满当当,他和史家元一样,都相信知识就是力量,那种信仰是质朴和生动的, 这也在无形中鞭策着我。

  我想,这张出现在我家的奖状纸或许是冥冥中注定的,或许是因为外公那些丢失的奖状,或许是因为史家元和我的外公都是当年千万名产业工人中的一位,他们身上那股子干劲太相似。这张奖状我将好好保存,希望在未来,向更多的人传递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