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四重奏首秀 向世界传递上海声音

2021-2-20 14:29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吴桐   选稿:潘馨仪

  两双高跟鞋、两双平底鞋,上海女子四重奏近日在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迎来首秀。第一小提琴柳鸣,是个爱哭、喜欢王者荣耀的“95”后,拉起琴来霸气十 足、充满爆发力。第二小提琴陈家怡,短发、害羞、自律,曾梦想成为篮球运动员,演出服之外,她的衣柜里只有一件正式行头,穿遍各种场合。中提琴巴桐,是上 海交响乐团的“劳模”,身兼数职却平衡有道,是一位妈妈,更像一个超人。大提琴朱琳,是毕业于茱莉亚音乐学院的学霸,还演过电影,是团里的颜值担当,也是 团员们依赖的“大姐姐”。四位年龄、个性都不相同的演奏家走到一起,希望用音乐探讨当代女性身份问题。

  继承城市的音乐精神

  上海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余隆给新成立的上海女子四重奏取了个英文名“Magnolia Quartet”。Magnolia是上海市市花白玉兰的英语。余隆希望她们继承这座城市的音乐精神,向世界传递上海的声音。一支怎样的四重奏,担得起这个名字?

  虽然年轻,但她们都是上海交响乐团各个声部的首席,实力过硬。陈家怡在大三时就被上海交响乐团破格预录取,成为上海交响乐团第二小提琴副首席。柳鸣则是 首届上海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中,唯一一位闯入决赛的中国选手。去年,她在考核中一鸣惊人,成为上海交响乐团乐队首席。中提琴首席巴桐,最近常以 独奏家身份出现在舞台上,也让中提琴这个“乐器灰姑娘”得到更多人瞩目。而大提琴首席朱琳资历最深,也最低调沉稳。她希望借这个全新成立的四重奏,“将曾 经的积淀转化为今天奋力一跃的翅膀”。

  “她们的共同点是年轻、优秀、未来可期,都是各自领域不可多得的演奏家。”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说。“虽然她们以白玉兰为名,但我并不希望大家对女性有一种刻板印象,好像都要用花来定义。她们有不同的个性,展现着女性不同的魅力。”

  弦乐四重奏是室内乐中最常见也是最重要的组合形式,海顿、莫扎特、贝多芬、柴可夫斯基等大师纷纷写下大量传世佳作,世界范围内也诞生了诸如鲍罗丁室内乐 团、茱莉亚弦乐四重奏、阿尔班·贝尔格弦乐四重奏等多支顶级四重奏乐团。四重奏凭四把弦乐器,交织出层次丰富的声音,十分考验成员的配合和默契。从去年9 月开始,上海女子四重奏就开始为成团进行准备。巴桐说:“我们希望能积累更多近代曲目,适应观众审美的变化,带来不一样的音乐会。”

  古典音乐“她”力量崛起

  巧合的是,翻开上海交响乐团最近的节目单,频频出现女性音乐家的名字。1月27日、29日、31日三晚,上海交响乐团驻团指挥张洁敏指挥乐团和谢静娴、左章、王雅伦、罗维、陈萨等五位钢琴家合作,接力演绎贝多芬五首钢琴协奏曲。

  荷兰传记电影《指挥家》目前正在国内上映,讲述世界上第一位女指挥家安东尼娅·布里克的故事。在女性社会地位有限的20世纪20年代,从音乐厅礼宾,到 站上指挥台指挥柏林爱乐乐团,安东尼娅披荆斩棘,她还创立了世界上第一支女子乐团。上海交响乐团的驻团指挥家张洁敏记得,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 她在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学习的时候,指挥台还是一个被男性垄断的世界,国内除了“中国第一位女指挥家”郑小瑛,再难找出别的女指挥家。

  曾经被男性占据的指挥台上,如今有了越来越多女性指挥家的身影。张洁敏登台总是不施粉黛,一身利落的黑西装,头发简简单单挽在脑后。“指挥家没有男女之分,只有好坏之别。”她说。她不希望别人给她贴上“女指挥家”的标签,唯一的评价标准只有音乐。

  同样作为女性,周平见证了近年来“她”力量在古典音乐领域的崛起,在全球范围内,女性正在改变古典音乐的版图。目前,上海交响乐团女性演奏家大约占三分 之一,而这个比例正在不断上升。每次乐团招考,周平都能看到越来越多年轻而充满梦想的女性演奏家。更重要的是,越来越多女性演奏家正在占据乐团声部首席等 重要位置。“她们优秀、肯吃苦、有追求,我相信她们在未来可以发挥更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