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虹桥”释放更大叠加效应乘数效应

2021-3-5 11:07   来源:文汇报   作者:史博臻 徐晶卉   选稿:夏栋阳

  它是“上海的虹桥”,从初始面积约86平方公里,发展到151平方公里。

  它也是“长三角的虹桥”“面向国际的虹桥”,总面积达7000平方公里。

  定位升级、开放升级、功能升级的“大虹桥”,势必将成为中国新发展格局中的一个重要支点。随着《虹桥国际开放枢纽建设总体方案》近日出台,这片热土将带给人们怎样的期待?摩拳擦掌的“参与者们”将如何全面对接这一国际开放视窗?

  让制度创新举措在“大虹桥”释放出更大的叠加效应、乘数效应,沪上多位专家接受记者采访时,纷纷聚焦虹桥国际开放枢纽建设,积极为更好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建言献策。

  上海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王振——

  把“核”做强,以交通大枢纽更好带动资源要素流动

  虹桥国际开放枢纽建设,对于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而言,无疑是又一项重大战略部署。在上海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王振看来,“大虹桥”的升级,不仅能带动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进一步辐射国内经济发展,更是在服务融入新发展格局中,着力打造国内大循环的一个关键节点、国内国际双循环的一个枢纽链接。

  就空间格局而言,这是一个重要的发展契机。王振重点提到“一核两带”,“一核”即虹桥商务区,其南北方向分别延伸,与江苏、浙江等区域相连形成“两带”,也形成更大的枢纽空间,“我们应该认识到,这个枢纽不再仅仅是放在上海的空间格局中来考虑,而是放到了长三角城市群的战略高度去要求”。

  对标这个要求,虹桥商务区就需要更高层次考虑。他认为,首先应该把“核”做强;其次,当空间范围拓展到“两带”,有了苏州、嘉兴等长三角城市的助力后,这个枢纽空间就会变成“一核多节点”的网络形态。“一核”仍是虹桥商务区这个最重要的中央枢纽,同时周边出现若干个节点型枢纽城市,以实现资源要素的流动和辐射,进一步延伸枢纽的功能。而一般来说,枢纽越大,功能越强,对城市、区域、国家发展的带动效果就越好。

  空间扩大是物理边界的延伸。在王振看来,强调开放是虹桥国际开放枢纽最重要的要素之一,要通过开放,集聚各类资源要素,并把其有效配置到各个需要的空间内,把要素互相打通。他认为,“大虹桥”的基础是交通枢纽,但更要看到资源要素的枢纽,通过资金、人才、技术、数据等资源要素更好流动、集聚、扩散,让流动的空间更广。

  他建议,站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高度,促进“交通大枢纽+资源要素流动”的一体化,进一步带动人才流动、产业流动、创新资源流动,进而带动公共服务、生态环境的一体化。

  建设虹桥国际开放枢纽,上海如何与周边地区联动发展?王振提出三点建议:首先,交通大枢纽建设是一个重要抓手,要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加强联动,推进高质量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其次,要把交通的畅达传递至要素流动的通畅,把上海的功能优势、服务要求通过虹桥国际开放枢纽建设,与各个地方更紧密地联系起来,实现创新链、产业链的深度融合;最后,要通过虹桥商务区“一核”的体制机制创新,通过在商务区的先行先试,把开放、创新的成果及时辐射到各个区域。

  上海财经大学长三角与长江经济带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张学良——

  突出关键、扣准“纽扣”,探索未来“四高”发展新方向

  围绕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谋划“大虹桥”发展蓝图,不仅要“立足虹桥谋虹桥”,还需“跳出虹桥看虹桥”。上海财经大学长三角与长江经济带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张学良表示,《总体方案》着重突出三个关键词——枢纽、开放、国际。

  就枢纽功能而言,首先,虹桥国际开放枢纽的基础功能是交通枢纽,城际铁路、航空、公路、城市地铁等多种交通运输方式集聚,南湖、平湖、海盐、海宁一线江海河联运体系也正在形成。

  其次是要素枢纽。《总体方案》提到“充分发挥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和虹桥国际经济论坛平台作用,打造联动长三角、服务全国、辐射亚太的要素出入境集散地,促进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等更加高效便捷流动,全面提升全球资源配置能力”,从而形成全球高端资源、高端要素配置的新高地。

  最后是空间枢纽。张学良将虹桥国际开放枢纽喻为“纽扣”,“纽扣扣准了,上海毗邻区、上海大都市圈与长三角不同层级空间的各类资源要素就能经此汇聚、交融与配置”。

  此外,关键词“开放”“国际”也都具有明确的蕴意:前者突出开放优势,后者强化国际定位。

  站在新起点,虹桥国际开放枢纽如何擘画未来发展方向?在张学良看来,应该积极探索上海与长三角,乃至中国未来“四高”发展的新方向。

  高质量发展方面,虹桥国际开放枢纽作为上海和长三角高质量发展的重要载体,有产业、商贸、会展等突出优势。正如《总体方案》所述,虹桥国际开放枢纽要构筑总部经济集聚升级新高地,支持中央企业设立功能性总部、研发类平台和创新联合体,推动总部机构拓展研发、销售、贸易、结算、数据等功能,向价值链、产业链高端发展。

  高水平开放方面,虹桥国际开放枢纽要处理好对内与对外开放的关系,利用好两个扇面优势,统筹好国内国际两个大局,实现区域更高水平协同开放。

  高效能治理方面,虹桥商务区要率先实现数字化转型,成为上海城市精细化管理的示范。虹桥国际开放枢纽“一核两带”需要更高效能的综合治理,特别是在交通、产业、环境、公共服务等领域的协同治理,促进一体化发展。

  高品质生活方面,着力打造宜居、宜业的生活环境,特别是要提供高水平的教育、医疗、养老等公共服务,更好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

  民政部政策理论研究基地中国行政区划研究中心主任孙斌栋——

  发展“大虹桥”,要把实体、虚拟两个空间结合起来

  从虹桥商务区升级转型为虹桥国际开放枢纽,这意味着国家对外开放上升到了新高度。在民政部政策理论研究基地中国行政区划研究中心主任孙斌栋看来,这一举措对全国、长三角和上海而言,具有非同凡响的意义。

  于上海来讲,建设虹桥国际开放枢纽是激活潜能、培养动力、打造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一次重要机会,它将与临港新片区共同成为上海“十四五”乃至更长时期对外开放的主要抓手。

  从长三角来看,其主要出发点之一是服务于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对此,孙斌栋从地理实体空间、网络虚拟空间两个层面作了分析。

  就地理实体空间而言,虹桥国际开放枢纽的空间载体,包括“一核两带”,这一实体空间跨越了行政区边界,它的建设将有助于打破行政界限,促进生产要素跨区域自由流动、企业根据市场需要跨区域兼并重组,从而促进长三角一体化向深层次迈进。而网络虚拟空间是指虹桥国际开发枢纽的服务空间,绝不仅限于与虹桥地理临近的空间,应该是包括长三角三省一市所有地区。互联网等先进ICT(信息通信技术)和高铁等发达的交通技术,使得经济联系在一定程度上跨越了空间。

  由此可见,虹桥国际开发枢纽就是广大的长三角腹地与世界经济贸易市场的交汇点,一头连着国际市场,一头连着长三角三省一市腹地,甚至是长江流域和全国腹地。

  从国家角度看,开放和经济全球化从来都是促进国家繁荣、世界经济共同发展的发动机。建设虹桥国际开放枢纽非常及时,有助于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虹桥商务区在提高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方面,如何挖潜和赋能?孙斌栋给出三点期许:

  首先,突出自身特色。虹桥国际开放枢纽立足于自身优越的交通枢纽区位和长三角毗邻省市区位,发展国际商务功能和贸易中心功能。

  其次,建设好自身市场运作机制。制度被证明是现代经济发展的关键要素,虹桥国际开放枢纽建设的成败,取决于是否能够形成符合国际惯例的运行机制和体系——这是虹桥乃至全上海未来面临的最大挑战。

  最后,建设好交通枢纽。目前虹桥已具备航空枢纽和高铁枢纽功能,未来要进一步充实长三角城际轨道交通枢纽和市内外交通集散枢纽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