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五大新城公租房建设如何缓解人才的“房子焦虑”

2021-3-10 14:08   来源:东方网来沪工作申请公租房遇瓶颈   作者:叶佳琦 胡玉荣 黄兴  

  据劳动报:新市民、青年人是一座城市产业和社会发展的“新鲜血液”,如何让他们安居乐业,不再为房子而焦虑?今年的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针对当下这一最“戳心”的民生痛点,这样解题——通过增加土地供应、安排专项资金、集中建设等办法,切实增加保障性租赁住房和共有产权住房供给,规范发展长租房市场,降低租赁住房税费负担。

  在上海,打造五大新城是“十四五”期间的“一号课题”。未来,五大新城将分别新建一批产业、吸引一批人才。上海市政府近日印发《关于本市“十四五”加快推进新城规划建设工作的实施意见》,明确:产业社区中增加租赁住房、公共空间和服务设施,提升整体品质、促进职住平衡……

  正在召开的全国两会现场,代表们建议,五大新城发展以人为先,在满足“职住平衡”时需要突破现有壁垒,防止出现政策限制人才流通的现象。

  公租房供给应惠及基层劳动者

  李克强总理在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切实增加保障性租赁住房和共有产权住房供给,尽最大努力帮助新市民、青年人等缓解住房困难。这是继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大公租房保障力度”之后,国家层面再度对“保障性租赁住房”的供应发声。

  其实,上海面向广大新市民、青年人的保障性租赁住房的供应一直走在了全国的前列。十三五期间,全市公租房已累计建设筹措18.5万套,累计供应15万套,约70万户家庭享受到了公租房。同时在政策性公租房的带动下,全社会形成了多层次的租赁住房供应体系。

  十四五”已经拉开了大幕,上海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公租房的发展也将面临新的挑战和机遇。在宏观层面,公租房供应要密切关注城市发展新“增长极”带来的需求变化。比如说“5大新城”的建设,到2035年,5个新城将各集聚100万左右常住人口,那么在这些区域,公租房的供应如何能够跟得上人口导入的速度。要做到让广大职工住得安心。比如说,对居住在公租房的广大青年职工,能否尽可能地提供更加周全的公共服务,子女就学、老人就医……这不是简单的加法,而是更需要政府在权衡城市资源承载力和人才引进的政策之后,做出更加科学的决策。

  在微观的操作层面,公租房申请的门槛能否再降一点,正如今年全国两会上代表委员呼吁的那样,进一步惠及一线基层劳动者。公租房的申请受理、入住、租金支付以及租后的管理,能否也“一网通办”,甚至轻点鼠标、手机就能完成。

  公租房作为一种民生保障产品,在上海经济发展上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所以从宏观到微观,从制度设计到服务细节,上海都应量力而行、尽力而为,惠及更多的基层劳动者,把公租房做成一张城市的名片。

  邵志清代表:人才导入不能忽视基层建设者劳动者

  到2025年,上海五个新城常住人口总规模达到360万左右,基本形成独立的城市功能;到2035年,五个新城各集聚100万左右常住人口,基本建成长三角地区具有辐射带动作用的综合性节点城市。

  “独立、综合性节点……这些词汇都意味着:新城将淡化过去中心城区、郊区的概念,打造为完整的城市单元,要有独立市权、完整的配套。而在谈论新城建设时,一个非常值得讨论的问题是,如何吸引人才。”全国人大代表、致公党中央委员、上海市委专职副主委邵志清说。

  他指出,新城要进行产城融合,达到“职住平衡”,就不能进行简单的“中心城区人口纾解”,而是应该拿出“干货”来导入人才。“比如,得有户籍落户的政策与指标;公共服务配套设施的建设要跟上,包括教育、医疗、住房保障等。”他特别强调,想要留得住人才,住房保障体必须完善:有足够数量的公租房、共有产权房等,才能吸引人走进来、住下来、留下来。

  邵志清认为,从另一个角度出发,新城推进公租房建设,也是扩大国内循环、促进内需的一个有效举措。“老城区进行成片二级以下旧里改造工作是改善型需求;而在新城,公租房、共有产权房等基本住房供给是刚需。”他说,这些都是有效投资。一方面能改善老百姓生活,一方面也能刺激消费。人们有房子住,又没有沦为“房奴”,就可以腾出消费能力。

  “需要提醒的是,新城建设除了要想办法引进高端人才,也不能忽视基层的建设者、劳动者。有些新入职、没有完成财富积累的人,他们也是新城产业发展需要的人才。所以,住房政策要充分考虑到:让这些人能安心留下来。”邵志清说。

  张兆安代表:建议打破公租房申请区域限制

  连续四年关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全国人大代表、民建上海市委副主委、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兆安今年提出,上海五个新城建设要与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态势紧密地结合起来。他也注意到,五大新城在吸引人才上面临的一些壁垒,同长三角问题类似。对此,他呼吁要打破区域行政限制。

  “2018年,我就曾建议长三角要联合打造‘四条走廊”,而这‘四条走廊’应该与上海5个新城建设密切相关。”他说,第一条G60科技创新走廊已有建设方案,使得松江新城脱颖而出,一些做法值得其他新城借鉴;第二条G50绿色发展走廊,应该把青浦新城推到前台;第三条G42高端智能制造走廊,应该与嘉定新城建设进行有效衔接;第四条临海临港战略性新兴产业走廊,可以与南汇和奉贤两个新城建设进行功能整合。

  在产业和人才配套达成之后,上海与新城的人才流动同样关键。“我认为,新城吸纳人才不应该只将目光放在上海市中心人才引流,而应该放眼全国。就以长三角为例,其实,有很多长三角城市的居民是愿意在青浦、嘉定等城市工作、生活的。但现有政策是,一些新城的公租房无法跨区申请,那如何吸引人来呢?”张兆安呼吁,要打破现有区域壁垒,取消行政限制,并出台一系列有益于新城产业发展、人才集聚的倾斜性措施。

  来沪工作申请公租房遇瓶颈 新城建设者跨区域居住成难题

  全国人大代表张兆安提出的新城公租房申请亟待打破区域限制的问题,在实际操作中是否存在?如何突破这道“围墙”?劳动报记者实地走访了位于长三角一体化示范区的青浦新城公租房申请现场。

  “经常有在吴江缴纳社保的人来问,能否申请我们这里的公租房。”青浦公租房公司副总经理胡平告诉记者,在一体化战略研讨会、企业招商引资会,包括干部挂职交流会上,有不少企业个人提出这个问题。

  但是,根据上海青浦区公租房管理办法相关条款,先期采取单位申请方式,后期视供求情况开放个人申请。申请单位必须为设立在本区范围内具有法人资格的机关、各类企事业单位或社会团体,其安排入住员工应具有本市常住户口或持有《上海市居住证》,与单位签订1年(含 1 年)以上劳动合同,并由单位承诺在本市缴纳社会保险金。对满足本区人才公寓优先供应单位条件的申请对象可执行居住证、社保承诺制。

  “目前来说,申请青浦公租房的基本标准,对于本地企业员工来说还是很便利的,但是对于长三角其他城市,尤其是往来频繁的吴江、嘉善来沪员工来说,这就是一道难过的门槛。”胡平说,“假如我的单位在吴江,劳动关系、社保缴纳均在吴江。因为工作原因,我生活在一河之隔的青浦新城,但是我是无法申请青浦区公租房的。我在吴江缴纳了数十年社保,因为申请公租房,要转到上海来,其中涉及各个方面关系转移,这个成本太大。”

  “近年来,长三角各地高端人才流动性较大,真正的人才大家都在抢。想要留住人才,先要解决衣食住行,长期住在宾馆既不现实,也不舒适。如果有条件对长三角来青工作者按本区条件提供公租房服务,对于高端人才的吸引力会不会更大?”他建议。

  据此,不少单位也提出了具体操作方法:

  通盘考虑跨区域的公租房服务,将青浦新城建设与“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紧密融合,创新青浦区公租房服务,以先行先试的勇气提前谋划布局。建议相关部门针对当前及今后一段时间内示范区内“青嘉吴”三地人员要素的流通愈加密切的情况。研究“示范区”其他区域人员在申请青浦区公租房时,申请条件、资质的互认,按照试点、评估、推广、完善的工作路线,以小步快走的方式逐步扩大本区公租房服务覆盖面,为青浦新城建设吸引留下更多优质人力资源,改善职住分离现象,配合新城建设职住平衡发展要求。

  不过,想法走在前面,真要迈出步子却不容易。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相关负责人表示,打通跨区域公租房申请要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青浦、吴江、嘉善三地的房源是有限的。“各地房源有限,以青浦区为例,新城范围目前有700余套,青浦本地员工申请有时可能还要轮候排队。开放之后,供不应求的问题会不会更突出?”

  其次是“青吴嘉”三地跨区域公租房申请互认的问题。“青浦企业员工到嘉善工作,如果想申请嘉善公租房,同样会面临申请门槛。如何实现三地互认,还需要各地做好资源调配、统筹协调。”该负责人指出。

  兼顾高端人才和基层劳动者 公租房产品应多层次推进

  邵志清代表在全国两会上表示,五大新城在导入人口时,应兼顾高端人才和基层建设者劳动者的不同需求。劳动报记者就此实地探访奉贤新城。

  上海不断发展的公租房项目,为各类人才提供安居之所。但是目前热门的公租房难申请,或者档次不高、服务不配套,成了不少高端人才的租房“心病”,而在奉贤新城建设中,正在补上这一人才住房保障体系上的短板。

  上海城申置业有限公司是上海奉贤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旗下一家保障房建设开放公司,负责建设奉贤推出的两个租赁房项目。去年,公司以招拍挂方式摘得地块开发权。

  公司副总经理沈杰告诉记者,这两大项目都处于奉贤新城的黄金地段,一个位于奉贤首条BRT附近,而另一个就在轨交5号线奉浦大道站旁。“目前两大项目都处于前期开发准备阶段,从房型到装修,以及配套的公共服务,都需要一张蓝图绘到底,给来新城工作的人才最佳的居住环境。”

  记者了解到,作为奉贤区代表性的人才社区,奉贤新城租赁房项目的建设有别于一般公共租赁房,主要对接新城范围内东方美谷产业园、国妇婴等项目,将较大程度缓解新城范围内人才居住房源不多、档次不高的矛盾。

  沈杰介绍说,BRT附近项目为不同人群设计适合他们居住的不同户型和装修风格,有适合单人居住的,适合为理想奋斗的两口之家,适合温馨的三口之家及高级白领、事业杰出人才等,并根据不同年龄层,计划推出丰富的配套设施,如茶室、洗衣房、咖啡馆、健身房、文化活动室等。此外,项目公共配套内,除了便利的交通外,规划中的幼托、小学、初中和高中均位于项目15至20分钟生活圈内。“轨交5号线奉浦大道的项目,可能客群目标定位有所不同,但相关的配套也将十分完善。”

  “两个租赁房项目相继落地,是奉贤完善人才安居保障体系的落地之举,吸引更多优秀、高端人才来奉贤新城干事创业,也将成为聚集高端人才的‘新舞台’。”据透露,两大租赁房项目建成后,预计在运营、使用阶段还将延伸很多工作内容,带来一定的就业机会。如物业公司、配套单位和相应服务人员等,增加社会就业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