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督察“暗访车”为何被盯梢

2021-5-8 10:41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封寿炎  

  据《中国环境报》报道,最近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在某地下沉督察伊始,“暗访车”就被泄露了车牌,督察人员仿佛被装了GPS,行踪都被当地相关部门负责人掌握。

  下沉督察“暗访”,就是要针对重点问题地区和重点问题线索,获得真实情况和有效信息。车牌被泄露之后,督察组就被无数双眼睛“盯梢”了。于是,暗访变成了明察,被检查对象有准备、有应对,“见招拆招”对付督察组,使督察工作陷于被动。何况,泄露车牌、盯梢车辆、跟踪督察组行踪这些行为,还不只是违规违法企业所为,竟然还有当地有关部门参与。暗访组一到“暗访现场”,相关的基层部门负责人立即“从天而降”,表面上是热情欢迎、配合检查,暗地里却是干扰阻挠督察工作。

  此事并非孤例。2018年11月,中央第三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某地的第一轮中央环境保护督察整改情况开展“回头看”时候,一位基层政府领导竟然对督察组现场检查的情况进行“直播”,为当地企业通风报信,还实时指使环保违法企业制造假现场、假合同来应对督察。一些本身就肩负监管职责,应该对环保违规违法企业进行查处整治的基层政府部门,竟然走到了执法的对立面,甚至充当起违规违法企业的保护伞,这种严重的问题应该引起警惕。

  “猫鼠一家”确实是咄咄怪事,但背后的原因并不复杂。一些基层政府奉行畸形政绩观,片面追求GDP。企业只要能创造GDP,能提供就业、上缴税费,那就不问香臭美丑,“拾得篮中就是菜”。一些高污染、高耗能、高排放的“三高”企业,也因为经济效益而“一俊遮百丑”,得到地方政府部门的网开一面,甚至青睐有加。

  在错误政绩观的指导下,一方面环保违规违法企业与地方政府实现利益捆绑——企业的违法行为不受查处,“带病”生产经营、发展壮大,政府则从中获得GDP、就业和税费等“政绩”;另一方面形成了责任捆绑——企业的环保违规违法行为一旦东窗事发,被上级部门发现查处,那么基层政府有关部门失察、失职甚至渎职的责任也在所难逃。更不用说,环保违法本身就是腐败高发领域,查处环保违法行为很容易“拔出萝卜带出泥”,牵出监管部门和有关人员的腐败行为。所以面对上级督察,一些基层政府部门显得比谁都着急:一怕查处违法企业有损地方GDP等政绩,二怕由此追究相关基层部门的监管责任,三怕牵出“案中案”,暴露一些监管部门工作人员的腐败行为。种种顾虑之下,“猫给老鼠打掩护”就一点都不费解了。

  基层政府的政绩观和行为取向,深受干部考核指标体系和奖惩机制的影响。指挥棒往哪里指,基层政府的劲就往哪里使。指挥棒的问题不解决,很多努力都会事倍功半;指挥棒的问题理顺了,很多难题就会迎刃而解。如果环境保护的指标,也像GDP、就业和税费等“硬指标”一样“硬”,相信基层政府的行为取向就会大为改观,不会为了片面追求GDP而放任环境污染,不会为了短期政绩而牺牲子孙后代的生存发展机会,更不会纵容、包庇甚至鼓励环保违规违法企业做大做强。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是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为应对气候变化,我国已经提出了碳达峰、碳中和的明确目标。这一系列战略决策,应该尽快落实到基层政府的施政理念和实际治理行动中来。除了政策宣传和思想教育之外,针对基层干部的考核体系和奖惩机制都应该加大环保绩效的权重,使基层政府部门真正成为生态环境的“保护伞”,而不是污染行为的“保护伞”。